【亲情文章】陪着母亲过双节(散文)

【亲情文章】陪着母亲过双节(散文)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月圆彰显团圆。天高云淡桂花香,教师节里表衷肠。今年中秋节把教师节撞了个满怀。感恩教师节、团圆中秋节。圆月衬托着您的奉献、秋果记录您的付出,双节合璧,千载难逢。教师节是在1985年才开始设立的,日期固定在每年公历的9月10日。2022年9月10日是我国第38个教师节。天文年历显示,本世纪100年中,中秋节和教师节在同一天的年……

【亲情文章】父亲有三个儿子

【亲情文章】父亲有三个儿子

父亲很高兴,因为他有三个儿子!以前打电话回去父亲的声音总是很低沉很低沉,让人听了很难受,有想哭的冲动!而近来听见父亲笑了!人也胖了一些,看上去年轻了好多,学会了插腰,一件白衬衫,看起来很精神,也常常笑了!是啊!因为他现在才发现他有三个儿子,2007年春节,邻居:“公七,一个儿子不在身边(弟弟去当兵了),那你有多个儿子啊”父亲:“一个不在身边,楼上还有……

【亲情文章】我和女儿

【亲情文章】我和女儿

1990年7月1日,那天不仅是党的69岁生日,还是足球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日。晚上10点多,我夫人说肚子疼了。那时,我妻子已怀孕10个月了,到预产期。我知道她随时都会生。 可我比赛正看得起劲呢,便随口说了“坚持一下,这场比赛一结束,我们就去医院”,“可能等不了,我一阵一阵疼得厉害”。听这话,我知道要生产了,马虎不得。我立马关了电视,冲出家门上三楼找……

【亲情文章】我的外公

【亲情文章】我的外公

  我的外公,生于一八八四年,弟兄姐妹七个,他排行第三。年少时,他随父辈从益阳到下柴市谋生。婚后育有两儿两女,他的大女儿就是我的母亲。  外公与那个年代很多的“地主”一样,从小就接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类的教育,让心地善良济贫帮困的儒家思想不停地置入他的骨髓,让他从小就养成了怜贫恤老救济鳏寡的习性。  成年后,外公那勤劳、正直、善良的为人处事……

【亲情文章】母爱深似海

【亲情文章】母爱深似海

  从我记事起,我的母亲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不分昼夜地运转,日复一日的在土地和家之间忙碌着。我穿的鞋子是她亲手缝制的,家里的蚊帐是她亲手纺制的,我们家的枕套、被套、鞋垫上面都有母亲绣制的图案,或花草、或飞禽、或走兽。可是,当时的我,完全没有体谅母亲的辛劳与付出,每天最期待的就是玩到饿的时候,看着家里的炊烟袅袅升起,然后听到母亲呼唤我的乳名,叫我回……

【亲情文章】岳父也是父

【亲情文章】岳父也是父

  我的岳父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广州郊区农民,一辈子生活在那片土地上,过着简简单单的乡村生活。他曾经抽过烟,后来因为患上肺部疾病戒了,他对酒没有什么“交情”,至于他一生的乐趣,在我的记忆里,除了看看电视节目,那就是对报纸情有独钟。岳父的生命里没有半点的风光和传奇,他以老实敦厚、忍辱负重的品格铺就了他平平淡淡的人生,或许正是这样,岳父才成了我妻心中最真实且……

【亲情文章】牵挂

【亲情文章】牵挂

  那年二月,我的母亲,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老人,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早晨,终于承受不了岁月的摧残,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  母亲走后,时光仿佛按了快进键,我突然变得和母亲的年龄很接近了。我开始有了一系列的变化,首先是懂人情世故了,以前回到家,很不愿意去走亲访友,对于村子里的一些家长里短客套寒暄总是躲避不及。现在回到家,总是到村子里四处走走,……

【亲情文章】母亲在,家就在

【亲情文章】母亲在,家就在

  小时候,我时常和小伙伴们在河边追逐、砍柴、捉迷藏。只有饿了、累了的时候,才知道回家。而回到家,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妈!”看着母亲慈爱的目光,满身的疲劳便一扫而光。  渐渐的,母亲便成了我灵魂的寄托。  后来,我去县城上高中,去长沙读大学。虽然离家越来越远,但是,母亲永远占据在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只要想起母亲,心里便会感到踏实与安全,不惧孤独……

【亲情文章】父爱如山

【亲情文章】父爱如山

  我是父母最小的儿子,由于营养不良,从小体弱多病,所以,父母对我疼爱有加,尤其是我的父亲,对我的那种无微不至的关爱,简直到了根深蒂固、无可救药的程度。在他的心里,时时刻刻牵挂着的就是我——他的满崽,即使在他生命最后的日子里,经常会骂人或无端发火,他也没有骂过我一句。  五岁那年,我的臀部长了一个瘤,并且很快就发展到创口流脓,村子里的赤脚医生对我父……

【亲情文章】卑微的母亲

【亲情文章】卑微的母亲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乡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大城市工作。每天西装革履,出入高档写字楼,俨然一副精致白领的模样。今年春节回家,感觉一万个“不适应”,道路上尘土飞扬,厕所里臭气熏天,洗个澡还得一桶一桶地提水倒进澡盆。最让我不习惯的是,洗脸的毛巾还得一家人共用。  前天,饭桌上,我道出了自己的不满。  那顿饭,母亲没有再说一句话。  昨天早上,我起……

【亲情文章】当裁缝的五嫂

【亲情文章】当裁缝的五嫂

  我的五嫂是一个瘦弱的农家妇女。育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五嫂忙里忙外,成天风风火火做事 ,她学我五哥正直爽快,也学我母亲宽厚忍让,不忘乐善好施。  她当过裁缝,知道制衣时哪里该藏着,哪里该掖着,哪里又该辅以装饰;又凭着当裁缝的历练,让每一位家人都穿得干净漂亮。即便生活再忙,日子再苦,她也把生活的暗淡处收拾明亮、阳光,尽可能地讲究精致。  ……

【亲情文章】五哥,让我牵挂让我忧

【亲情文章】五哥,让我牵挂让我忧

  去年十一月,五哥在县人民医院体检时,被一纸无情的诊断书给判了死刑:胃癌。  这一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彻底地击垮了我,我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这么快降临到五哥身上。  在我的印象中,五哥的胃一向是很好的。口渴了,大口大口地喝着河沟里的水;回到家,刚出锅的饭,三口五口吃个精光;那年七月,我在广州实习时带回去两个菠萝,回到家时,菠萝有些变质,五哥怕浪费……

【亲情文章】与母同床

【亲情文章】与母同床

  去年夏天,我回了一趟老家。  回到家,看到母亲的脑袋垂得更低了;银发,在母亲的两鬓一飘一飘的……我突然一扭身,悄悄地落泪了!时间走得这么仓促,我们还来不及回望,以前为我遮风挡雨的身影,也许今后就需要我的搀扶和支撑了。  母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轻轻地拿着我的手说:“九满,妈今年九十岁了,一切都是自然规律。妈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健健康康,活得好……

【亲情文章】送别01

【亲情文章】送别01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从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列车。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的眼睛。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硬汉,可事实证明,我简直比一颗柿子还要软!当我把母亲回老家的车票一订好,我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想起又要跟母亲长时期的分别,眼……

【亲情文章】母亲的菜园

【亲情文章】母亲的菜园

刚立春,母亲就背着锄头走上了她的舞台。她把那几块菜地翻过后,用锄头把土块打碎,等把地疏松得如同面包一般,便撒上杂肥,然后耙平,依次撒上掺了土的西红柿、莴笋、辣椒种子,再用稻草覆盖、压实。接下来浇水,让那些种子一次喝个够。往后的日子,菜园便成了母亲的另一个孩子,成了她施展种植技艺的舞台,她用她的热情,她的耐心,她的汗水,来抚育这岁月里的欢喜。种子或许……

【亲情文章】二姐夫,我心中的偶像

【亲情文章】二姐夫,我心中的偶像

在我们老家农村,我二姐夫还算得上是个人物,精明强干、能说会道、心肠特别热,一生好交好为,亲朋好友的人缘自然不错,朋友还特别的多;这一点对我影响特别大,可以说二姐夫是我的偶像,我对他是非常崇拜的。 现实生活中,我是从来没有这样称呼我二姐夫的。当我知道他将成为我二姐夫的那一刻起,我就亲昵地叫他“发哥”,这样一叫就是四十多年。从我认识发哥的那天开始,在我……

【亲情文章】童年画笔相伴 生活必然多彩

【亲情文章】童年画笔相伴 生活必然多彩

  孙子孙女放寒假已近半个多月了,放假后,父母征得了她们同意后,报了好几个兴趣班:阅读写作、编程、绘画、英语、舞蹈等。年前孙辈们马不停蹄奔走于各种兴趣培训班,且兴致高涨、乐学不倦。这让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和宽慰。小年的前一天晚上,当我料理完家务,坐下来准备休息。孙女就捧着在美术培训班里刚发下来的绘画作业给我看。紧接着孙子也嚷着要拿画给爷爷看,并告知:这是……

【亲情文章】留住愉快美好的时光

【亲情文章】留住愉快美好的时光

  大年初五迎财神,自2021年2月11日晚在宝山大姨子家欢度新春除夕后,今天初五又迎来了上海大家族成员在松江的大聚会。上至95岁的岳父,下至3岁的小外孙。除了大舅子的儿子因其儿媳妇临产夫妇不能够到场,一家四代、六个小家庭共20人,在个人做好严格防护的前提下于上午11点之前,先后陆续抵达我们家。平时显得宽敞开阔的大客厅,顿时拥挤热闹起来。大家身着节……

【亲情文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亲情文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上高中的时候,熊志平睡在我的上铺。他啊,长得高大威猛,一张瓜子脸上镶嵌着两只机灵的大眼睛,眼睛之下是一具高挺的鼻梁,一副轻巧的眼镜与它相映成趣,一看就是一个“潇洒男”的光辉形象。仔细一想,就是这么回事:开朗热情、大方文雅,还特别的爱笑。我们班上的女同学议论起老熊的“英雄事迹”来,总是如数家珍,连那些傲气的“班花”、“校花”也休想不回头看他一眼就从他……

【亲情文章】那一刻

【亲情文章】那一刻

  小时候, 在我记忆中有着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情,那件事情曾使我泪流满面,后悔不已,它深刻地印在我的记忆中,使我无法忘记,每当我想起那件事情,就让我感到非常惭愧。那天晚上,在学校里面,因为一件事犯错了,我被老师批评了,走在回家的路上,电线杆上小鸟的叫声和旁边广场上小朋友们的嬉戏声,好像是在嘲讽我。刺骨的寒风吹着我的皮肤,使我感到无比的寒冷和疼痛……

【亲情文章】父亲的心思我最懂(微小说)

【亲情文章】父亲的心思我最懂(微小说)

  近来总感觉父亲在变着戏法地对我们表达想念。上个礼拜因为忙没有回家,父亲就接二连三的电话打过来,说:“你们有空的时候回来吧,屋前屋后的梨子、桃子,地里的甜瓜、西瓜都熟了,你们不来吃都吃不完呢“。于是没等到周末,赶上有空,我只身一人便驾车风驰电掣地回了老家。刚到家,父亲便拉着我看他刚从地里采回来的甜瓜,说“特别甜呢,你赶紧削皮吃一个”,我还没来得及反应……

【亲情文章】父亲

【亲情文章】父亲

  很多年了,我总是梦到父亲,可在梦里,每次都是他给我打电话,而我永远打不通他的电话,我总是找不到他。同样的梦,一直梦,以至于我醒来还是觉得父亲根本没死,他只是去了另外的城市生活,让我们找不到他而已。那是2016年的夏天,如往常一样,我还在睡梦中。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将我惊醒。下床的姐妹伸手把话筒给我,迷迷糊糊的我沉闷的“喂”了一声,“快回来,你爸不行……

【亲情文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亲情文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上高中的时候,熊志平睡在我的上铺。他啊,长得高大威猛,一张瓜子脸上镶嵌着两只机灵的大眼睛,眼睛之下是一具高挺的鼻梁,一副轻巧的眼镜与它相映成趣,一看就是一个“潇洒男”的光辉形象。仔细一想,就是这么回事:开朗热情、大方文雅,还特别的爱笑。我们班上的女同学议论起老熊的“英雄事迹”来,总是如数家珍,连那些傲气的“班花”、“校花”也休想不回头看他一眼就从他……

【亲情文章】成长的回忆

【亲情文章】成长的回忆

相信大家都吃过蛋炒饭,金黄灿烂的饭粒上包裹着蛋液。农村家的孩子在以前那个年代都喜欢吃吧。或许那就是我们吃到的最好吃的美味了。我的父亲是一个从小生活在农村的孩子,他出生没几日他的母亲便离世了。我的父亲有一个弟弟,那时候的他们很穷,天天上山拾取柴火去镇上卖钱,或许是年纪太小不能接受长时间的高强度体力支出,所以导致每次拾取的柴火售卖的钱,也仅仅只是够吃一顿……

【亲情文章】成长的回忆

【亲情文章】成长的回忆

相信大家都吃过蛋炒饭,金黄灿烂的饭粒上包裹着蛋液。农村家的孩子在以前那个年代都喜欢吃吧。或许那就是我们吃到的最好吃的美味了。我的父亲是一个从小生活在农村的孩子,他出生没几日他的母亲便离世了。我的父亲有一个弟弟,那时候的他们很穷,天天上山拾取柴火去镇上卖钱,或许是年纪太小不能接受长时间的高强度体力支出,所以导致每次拾取的柴火售卖的钱,也仅仅只是够吃一顿……

【亲情文章】当妈妈后有哪些变化

【亲情文章】当妈妈后有哪些变化

  在2018年6月28号我结婚了,彻底结束我的单身生活。因为我们是自己认识的,我抱着希望远嫁了,对,没错,远嫁。多么可怕的字眼,但我赌上了我的一生义无反顾的嫁了,甚至放弃了自己如日中天的职业。听到这里有多少女性是以为我赌输了的,但人的一生很长,目前看来我没有输。我们过了两年的二人世界以后因为两人都比较喜欢小孩,所以决定步入三口之家了。在2020年2……

【亲情文章】那一刻

【亲情文章】那一刻

  小时候, 在我记忆中有着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情,那件事情曾使我泪流满面,后悔不已,它深刻地印在我的记忆中,使我无法忘记,每当我想起那件事情,就让我感到非常惭愧。那天晚上,在学校里面,因为一件事犯错了,我被老师批评了,走在回家的路上,电线杆上小鸟的叫声和旁边广场上小朋友们的嬉戏声,好像是在嘲讽我。刺骨的寒风吹着我的皮肤,使我感到无比的寒冷和疼痛……

【亲情文章】当妈妈后有哪些变化

【亲情文章】当妈妈后有哪些变化

  在2018年6月28号我结婚了,彻底结束我的单身生活。因为我们是自己认识的,我抱着希望远嫁了,对,没错,远嫁。多么可怕的字眼,但我赌上了我的一生义无反顾的嫁了,甚至放弃了自己如日中天的职业。听到这里有多少女性是以为我赌输了的,但人的一生很长,目前看来我没有输。我们过了两年的二人世界以后因为两人都比较喜欢小孩,所以决定步入三口之家了。在2020年2……

【亲情文章】父亲

【亲情文章】父亲

  很多年了,我总是梦到父亲,可在梦里,每次都是他给我打电话,而我永远打不通他的电话,我总是找不到他。同样的梦,一直梦,以至于我醒来还是觉得父亲根本没死,他只是去了另外的城市生活,让我们找不到他而已。那是2016年的夏天,如往常一样,我还在睡梦中。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将我惊醒。下床的姐妹伸手把话筒给我,迷迷糊糊的我沉闷的“喂”了一声,“快回来,你爸不行……

【亲情文章】留住愉快美好的时光

【亲情文章】留住愉快美好的时光

  大年初五迎财神,自2021年2月11日晚在宝山大姨子家欢度新春除夕后,今天初五又迎来了上海大家族成员在松江的大聚会。上至95岁的岳父,下至3岁的小外孙。除了大舅子的儿子因其儿媳妇临产夫妇不能够到场,一家四代、六个小家庭共20人,在个人做好严格防护的前提下于上午11点之前,先后陆续抵达我们家。平时显得宽敞开阔的大客厅,顿时拥挤热闹起来。大家身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