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父亲有三个儿子

【亲情文章】父亲有三个儿子

父亲很高兴,因为他有三个儿子!以前打电话回去父亲的声音总是很低沉很低沉,让人听了很难受,有想哭的冲动!而近来听见父亲笑了!人也胖了一些,看上去年轻了好多,学会了插腰,一件白衬衫,看起来很精神,也常常笑了!是啊!因为他现在才发现他有三个儿子,2007年春节,邻居:“公七,一个儿子不在身边(弟弟去当兵了),那你有多个儿子啊”父亲:“一个不在身边,楼上还有……

【亲情文章】我和女儿

【亲情文章】我和女儿

1990年7月1日,那天不仅是党的69岁生日,还是足球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日。晚上10点多,我夫人说肚子疼了。那时,我妻子已怀孕10个月了,到预产期。我知道她随时都会生。 可我比赛正看得起劲呢,便随口说了“坚持一下,这场比赛一结束,我们就去医院”,“可能等不了,我一阵一阵疼得厉害”。听这话,我知道要生产了,马虎不得。我立马关了电视,冲出家门上三楼找……

【心情文章】闭市,失了魂;开市,捆住了手脚

【心情文章】闭市,失了魂;开市,捆住了手脚

如果今天是周六、周日,或是节假日,股市是要闭市的。我,就会失魂落魄,不知道该做些啥。看新闻?好像没有新鲜可言。国际上,不是这个国家打那个国家,就是那个派别组织找个理由打这个派别组织,攻来打去,没有正义,也没完没了;国内的,不是这个省公布利好,就是那个市隆重召开表彰大会,总之,一片祥和安定。打游戏?应该是个不错的选项。但是我没有丝毫兴趣,直觉告诉我……

【心情文章】感受不一样的魔都春天

【心情文章】感受不一样的魔都春天

春天是一个万物复苏、姹紫嫣红、充满着诗情画意的美好季节。然而奥密克戎来势汹汹,沪城这个昔日被称为抗疫优等生同样难逃魔掌。今年三月以来,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出现了疫情形势空前严峻的局面,它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不得不按下暂停键。近两个月来,我与沪城同呼吸、共患难,见证了一场由里到外地深刻改变,每天都有动人的故事和感动。疫情迫使我们重新思考人生,记录反思过往、感……

【百家杂谈】快速进入睡眠状态的几种方法

【百家杂谈】快速进入睡眠状态的几种方法

一、引言有些人,躺到床上就等于失眠。睡也睡不着觉,翻来覆去的。为了能尽快进入睡眠状态,他们采取了各式各样的方法,比如常见的数羊法,实在不行,就吃安眠药。但是实际效果往往事与愿违,他们数羊,无论数了多少只,也很难入睡,因为数羊的时候,大脑是处于运行(兴奋)状态的。只有在他们数累、神经处于了极度疲乏状态,才会在不知不觉中睡去。而吃安眠药,刚开始会有助……

【百家杂谈】我得的,是飞蚊症吗?

【百家杂谈】我得的,是飞蚊症吗?

  百度上说,飞蚊症(muscae volitantes, floaters)的症状是:眼前有飘动的小黑影,或点状,或片状,条索状漂浮物,就像蚊蝇飞影。看白色明亮背景时更明显,有时可伴有闪光感。也有人称之为“飞蝇”症。我今年59岁,在我印象里,我从没得过飞蚊症。去年7月下旬,我父亲在他自己家跌倒,由于疫情原因,我们没有把他送进医院,只是兄妹弟三人轮流……

【百家杂谈】说赌

【百家杂谈】说赌

一个人,如果参与赌博并且输了,那他眼光暗淡且会发直;心情会变得烦躁不安。一个国家,在改善民生方面毫无章法,只是一味依靠赌博获得资金维持,那,百姓就会无心去做实体,整个社会就会天昏地暗,灵魂飘忽不定,社会的目光就会暗淡且发直。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光暗淡且发直,意味着精神恍惚,不会顾及其它。赌,赌赢了,当然好;但是对于参赌的绝大多数人来讲,绝对是输……

【百家杂谈】在家请客,好受吗?

【百家杂谈】在家请客,好受吗?

每当到了过年、过节,或是遇到红白之事,亲朋好友之间如果没有通过吃喝请客来表达一下,似乎就是没把上述事情当成一回事;就是没够上亲情味;就是小气加小气;就是看不起亲朋好友。于是乎,这无形的压力,强迫着请客人按照所谓的传统去做,按照所谓大家的想法去做,按照所谓的别人走过的程式去做:请人到家吃饭。如果不去做,你就成为了另类。当然,此事要是在饭店里办,就省事……

【百家杂谈】父亲流清鼻涕原因的分析

【百家杂谈】父亲流清鼻涕原因的分析

一、流清鼻涕情况我父亲今年91岁,身体看上去还算可以,只是有一个毛病越来越严重了,那就是每隔半小时就会从鼻子里流出少量清鼻涕。一开始,我们认为是他年纪大了,身体机能下降了,出现一些小毛小病在所难免。之后,我们上网查询了老人流清鼻涕原因,有多种说法,归纳起来主要有:1、过敏性鼻炎,或者是血管运动性鼻炎;2、感冒引起的鼻炎;3、慢性鼻炎。表现为充血或者……

【百家杂谈】世界,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

【百家杂谈】世界,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

这个世界,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如果有人说有,那他,必定是个骗子。因为,几千年的历史告诉我,没有人从天堂回来,也没有人从地狱走脱。那,活在世上的人,如何得知?但要千万记住,此时的你,不要说破,不然,说有的人,会和你拼命!想尽各种办法,各种你想都想不到的办法来与你拼命,直至将你弄死为止。因为,你拆穿了说有的人的把戏,你掐断了说有的人的财路,让他们失……

【亲情文章】我的外公

【亲情文章】我的外公

  我的外公,生于一八八四年,弟兄姐妹七个,他排行第三。年少时,他随父辈从益阳到下柴市谋生。婚后育有两儿两女,他的大女儿就是我的母亲。  外公与那个年代很多的“地主”一样,从小就接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类的教育,让心地善良济贫帮困的儒家思想不停地置入他的骨髓,让他从小就养成了怜贫恤老救济鳏寡的习性。  成年后,外公那勤劳、正直、善良的为人处事……

【亲情文章】母爱深似海

【亲情文章】母爱深似海

  从我记事起,我的母亲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不分昼夜地运转,日复一日的在土地和家之间忙碌着。我穿的鞋子是她亲手缝制的,家里的蚊帐是她亲手纺制的,我们家的枕套、被套、鞋垫上面都有母亲绣制的图案,或花草、或飞禽、或走兽。可是,当时的我,完全没有体谅母亲的辛劳与付出,每天最期待的就是玩到饿的时候,看着家里的炊烟袅袅升起,然后听到母亲呼唤我的乳名,叫我回……

【亲情文章】牵挂

【亲情文章】牵挂

  那年二月,我的母亲,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老人,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早晨,终于承受不了岁月的摧残,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  母亲走后,时光仿佛按了快进键,我突然变得和母亲的年龄很接近了。我开始有了一系列的变化,首先是懂人情世故了,以前回到家,很不愿意去走亲访友,对于村子里的一些家长里短客套寒暄总是躲避不及。现在回到家,总是到村子里四处走走,……

【亲情文章】岳父也是父

【亲情文章】岳父也是父

  我的岳父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广州郊区农民,一辈子生活在那片土地上,过着简简单单的乡村生活。他曾经抽过烟,后来因为患上肺部疾病戒了,他对酒没有什么“交情”,至于他一生的乐趣,在我的记忆里,除了看看电视节目,那就是对报纸情有独钟。岳父的生命里没有半点的风光和传奇,他以老实敦厚、忍辱负重的品格铺就了他平平淡淡的人生,或许正是这样,岳父才成了我妻心中最真实且……

【亲情文章】母亲在,家就在

【亲情文章】母亲在,家就在

  小时候,我时常和小伙伴们在河边追逐、砍柴、捉迷藏。只有饿了、累了的时候,才知道回家。而回到家,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妈!”看着母亲慈爱的目光,满身的疲劳便一扫而光。  渐渐的,母亲便成了我灵魂的寄托。  后来,我去县城上高中,去长沙读大学。虽然离家越来越远,但是,母亲永远占据在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只要想起母亲,心里便会感到踏实与安全,不惧孤独……

【亲情文章】父爱如山

【亲情文章】父爱如山

  我是父母最小的儿子,由于营养不良,从小体弱多病,所以,父母对我疼爱有加,尤其是我的父亲,对我的那种无微不至的关爱,简直到了根深蒂固、无可救药的程度。在他的心里,时时刻刻牵挂着的就是我——他的满崽,即使在他生命最后的日子里,经常会骂人或无端发火,他也没有骂过我一句。  五岁那年,我的臀部长了一个瘤,并且很快就发展到创口流脓,村子里的赤脚医生对我父……

【亲情文章】卑微的母亲

【亲情文章】卑微的母亲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乡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大城市工作。每天西装革履,出入高档写字楼,俨然一副精致白领的模样。今年春节回家,感觉一万个“不适应”,道路上尘土飞扬,厕所里臭气熏天,洗个澡还得一桶一桶地提水倒进澡盆。最让我不习惯的是,洗脸的毛巾还得一家人共用。  前天,饭桌上,我道出了自己的不满。  那顿饭,母亲没有再说一句话。  昨天早上,我起……

【亲情文章】当裁缝的五嫂

【亲情文章】当裁缝的五嫂

  我的五嫂是一个瘦弱的农家妇女。育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五嫂忙里忙外,成天风风火火做事 ,她学我五哥正直爽快,也学我母亲宽厚忍让,不忘乐善好施。  她当过裁缝,知道制衣时哪里该藏着,哪里该掖着,哪里又该辅以装饰;又凭着当裁缝的历练,让每一位家人都穿得干净漂亮。即便生活再忙,日子再苦,她也把生活的暗淡处收拾明亮、阳光,尽可能地讲究精致。  ……

【亲情文章】五哥,让我牵挂让我忧

【亲情文章】五哥,让我牵挂让我忧

  去年十一月,五哥在县人民医院体检时,被一纸无情的诊断书给判了死刑:胃癌。  这一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彻底地击垮了我,我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这么快降临到五哥身上。  在我的印象中,五哥的胃一向是很好的。口渴了,大口大口地喝着河沟里的水;回到家,刚出锅的饭,三口五口吃个精光;那年七月,我在广州实习时带回去两个菠萝,回到家时,菠萝有些变质,五哥怕浪费……

【亲情文章】与母同床

【亲情文章】与母同床

  去年夏天,我回了一趟老家。  回到家,看到母亲的脑袋垂得更低了;银发,在母亲的两鬓一飘一飘的……我突然一扭身,悄悄地落泪了!时间走得这么仓促,我们还来不及回望,以前为我遮风挡雨的身影,也许今后就需要我的搀扶和支撑了。  母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轻轻地拿着我的手说:“九满,妈今年九十岁了,一切都是自然规律。妈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健健康康,活得好……

【友情文章】有一个女生叫丽君

【友情文章】有一个女生叫丽君

  没有想到,今年五月,我见到了久违的“班花”——丽君。  那天晚上,我携妻子与老同学志平早早地赶到梅溪湖商业广场,参加长沙的同学小聚。  月亮羞答答、满脸红晕的从长沙城钢筋混凝土森林中姗姗而来,渐渐地亮丽,渐渐地退却羞涩,与我对望,深情而优雅,欢快而沉静。  我们边等待边欣赏湖边美景。月亮渐渐地升高了,晶莹皎洁,像一位少女轻轻揭开了脸上神秘的……

【友情文章】何以再续同学缘

【友情文章】何以再续同学缘

  王敬军,是我的高中同学。  1991年秋天,敬军工作的单位倒闭。他来广州找工作,由于忙,我托朋友安排他在花都的一家酒店小住,并给了他一笔费用,让他安心找工作。没想到,他第二天就打电话找我借钱,我问他借钱干什么?敬军兴致勃勃地说:“昨晚在酒店的楼下K歌,玩得很嗨,把手头上的钱都花光了。”  我很不高兴,顾及学生时代的情分,还是委托朋友送了一点生……

【友情文章】相聚值得回味

【友情文章】相聚值得回味

  一九八八年春天,老粟和雪林同学终于结束长达八年的爱情长跑,步入婚姻的殿堂。一办妥结婚登记,老粟第一时间就与我分享了他的喜悦,并邀请我回老家参加他俩的婚礼。  婚礼别开生面,某种意义上来说像是一场小型的同学聚会,就我、科雄和向阳三位同学参加。我大概是上午十点到的,大老远就看见老粟和雪林同学等候在门口。在县上的最高权力机关工作,老粟却没有一点领导的……

【友情文章】我的同学朱科雄

【友情文章】我的同学朱科雄

  朱科雄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还是我的同桌。他不仅外表端正, 而且极其聪慧、口齿伶俐、能言善辩,穿着也比较新潮。  当年,我们年级共有六个班,凡是在县城读初中的学生,都编在四班、五班,还有六班。像我们二班,同一班、三班,都是直接从全县各乡镇招录来的。因此,在这个班上就出现了一种较为复杂的情况:绝大部分同学出身都相当贫寒,只有小部分同学出身于干部、医……

【友情文章】清水出芙蓉

【友情文章】清水出芙蓉

  一次与老同学聊天,他说:“看着身边这些油腻的女性,让我想起谭文科同学,她真真算得上是清水出芙蓉。”我不由感叹这位男同学的用词真是恰当,“清水出芙蓉”常被新潮的爱情小说或者小鲜肉们用来表达对女生的最高赞美,这么一个抽象的词语落到现实中,唯有谭文科同学。  谭文科,是我初中时的同学。  一年半的同学期间,我和她有交集的大概就一个星期。作为埋头苦读……

【友情文章】重聚

【友情文章】重聚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时候,我们却从他身上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关爱和牵挂。  老桂勤奋好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成天埋首于教科书或题海里;对学习的如饥似渴常常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下……

【友情文章】许多年以后

【友情文章】许多年以后

  毕业分配,像一把种子,在七月里抛撒,于肥沃抑或贫瘠的土壤,大家各自都忙着扎根,多年没了音讯。  后来,忙完了结婚生子,忙完了蜗居。翻开旧时的通讯录,把一封封的联络文书派发出去。慢慢的,一个个潜水多年的老同学纷纷浮出水面。  先锋,不知是哪一年,也不知是哪一天,我们一家去韶山旅游,他在他工作的城市出现在我面前。他穿着一身朴素的外衣,脸上堆满微笑……

【心情文章】大学往事

【心情文章】大学往事

  一九八四年九月,我从乡下去往省城长沙,进入长沙交院就读。  学校在长沙的黄士岭。当我七转八拐,风尘仆仆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没有想象中的霓虹闪烁、车水马龙,迎接我的是一条被雨水和车辆蹂躏得形态狼狈的沥青马路,一大片灰头土脸的顶端便是我们的校园。校园周围是一些民居与菜地,我似乎并没有走出多远,从乡下又到了乡下。  刚来的失望很快被崭新的校园生活冲……

【心情文章】烦恼复发

【心情文章】烦恼复发

  去年四月,我从广州回老家下柴市拜谒父母。电话里和一帮高中同学相约十五号在县城小聚。  出发那天,天公作美,风和日丽。我带着夫人,就着那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的芳香,踏着燕子北上的节奏,像去赴初恋约会,满怀期待地登上返乡的列车。一路上,手机响个不停,同学们一个劲地催促:“九满,到哪里了?”“九满,我到了!”看来,这帮家伙还没把我彻底忘记。  刚走下汽……

【心情文章】隐居的遐想

【心情文章】隐居的遐想

  在如今这个大流动的环境中,面对无处不在甚至异常惨烈的生存环境,很多时候,当压力像乌云般袭来,我们首先想到的便是逃离,渴望“悠然见南山”般的隐居,让身心得以休憩。但是,我们最终还是舍不得都市的种种美好,只能退而求其次,将就着隐居在都市。  虽然我们的房前屋后住满了人,却与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即便同一楼层的邻居,也是电梯或楼道上偶尔碰面,点点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