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风散文集

【张晓风散文】从你美丽的流域

【张晓风散文】从你美丽的流域

  推着车子从闸口出来,才发觉行李有多重,不该逞能,应该叫丈夫来接的,一抬头,熟悉的笑容迎面而来,我一时简直吓一跳,觉得自己是呼风唤雨的魔术家,心念一动,幻梦顿然成真。  ”不是说,叫你别来接我吗?”看到人,我又嘴硬了。  ”你叫我别来的时候,我心里已经决定要来了,答应你不来只是为了让你惊喜嘛!”  我没……

【张晓风散文】矛盾篇(之三)

【张晓风散文】矛盾篇(之三)

  一、狂喜  仰俯终宇宙,不乐复何如。  曾经看过一部沙漠纪录片,荒旱的沙碛上,因为一阵偶雨,遍地野花猛然争放,错觉里几乎能听到轰然一响,所有的颜色便在一刹间窜上地面,像什么壕沟里埋伏着的万千勇士奇袭而至。  那一场烂漫真惊人,那时候,你会惊悟到原来颜色也是有**,有性格,甚至有语言有欢呼的!  而我自己的生命,不也是这样一番来不及地吐艳吗?细想起……

【张晓风散文】初心

【张晓风散文】初心

  1、初哉首基肇祖元胎……  因为书是新的,我翻开来的时候也就特别慎重。书本上的第一页第一行是这样的:”初、哉、首、基、肇、祖、元、胎……始也。”  那一年,我十七岁,望着《尔雅》这部书的第一句话而愕然,这书真奇怪啊!把”初”和一堆”初的同义词”并列卷首,仿佛立意要用这一长串……

【张晓风散文】溯洄

【张晓风散文】溯洄

  1、掌灯时分  1931年,江南的承平岁月依依暖暖如一春花事之无限。  四月,陌上桃花渐歇,桅子花满山漫开如垂天之云。春江涨绿,水面拉宽略如淡水河。江有个名字,叫汩罗江,水上浮着倏忽来往的小船,他的家离江约需走一小时,正式的地名是湖南湘阴县白水乡晏家冲。家里有棵老樟树,树上还套生了一株梅花。黄昏时分年轻的母亲生下这家人的长孙。五十二年后,她仍能清楚的……

【张晓风散文】河飞记

【张晓风散文】河飞记

  很好的五月天,我到香港去演讲,诗人知道了,叫我到他任教的中文大学去吃饭,中文大学的地势是”据山为王”的。如果走路当然很辛苦,但如坐在别人开的车子里上上下下攀爬自如倒也有趣,何况车子里还坐满了此地”盛产”的作家。  ”这广东话,有时候倒也有现代诗的作风,”诗人说。  我听人论广东话……

【张晓风散文】仗美执言

【张晓风散文】仗美执言

  我想,开始的时候,她自己也不知道后来会走得那样远。  就像嫘祖,偶然走到树下,偶然看见闪闪发光的茧,听到微风拨划万叶的声音,她惊奇的伸手摘下那枚洁白如雪凝炼如蕾的椭圆形,然后拉开它,伸展它,才发现那是一缕长得说也说不完的故事。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扯出了一种叫”丝”的东西,她更不知道整个族人将因而产生一部丝的文化,并且因而会踏出一条……

【张晓风散文】初雪

【张晓风散文】初雪

  诗诗,我的孩子:  如果五月的花香有其源自,如果十二月的星光有其出发的处所,我知道,你便是从那里来的。  这些日子以来,痛苦和欢欣都如此尖锐,我惊奇在它们之间区别竟是这样的少。每当我为你受苦的时候,总觉得那十字架是那样轻省,于是我忽然了解了我对你的爱情,你是早春,把芬芳秘密地带给了园。  在全人类里,我有权利成为第一个爱你的人。他们必须看见你,了解……

【张晓风散文】色识

【张晓风散文】色识

  颜色之为物,想来应该像诗,介乎虚实之间,有无之际。  世界各民族都具有”上界”与”下界”的说法,以供死者前往–独有中国的特别好辨认,所库”上穷’碧’落下’黄’泉”。千字文也说”天地玄黄”,原来中国的……

【张晓风散文】回首风烟

【张晓风散文】回首风烟

  ”喂,请问张教授在吗?”电话照例从一早就聒噪起来。  ”我就是。”  ”嘿!张晓风!”对方的声音忽然变得又急又高又鲁直。  我愣一下,因为向来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都是客气的、委婉的、有所求的,这直呼名字的作风还没听过,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记得我啦!̶……

【张晓风散文】老师,这样,可以吗?

【张晓风散文】老师,这样,可以吗?

  醒过来的时候只见月色正不可思议的亮着。  这是中爪哇的一个古城,名叫日惹,四境多是蠢蠢欲爆的火山,那一天,因为是月圆,所以城郊有一场舞剧表演,远远近近用;黑色火成岩垒成的古神殿都在月下成了舞台布景,舞姿在夭矫游走之际,别有一种刚猛和深情。歌声则曼永而凄婉欲绝(不知和那不安的时时欲爆的山石,以及不安的刻刻欲震的大地是否有关)。看完表演回旅舍,疲累之余,倒……

【张晓风散文】林中杂想

【张晓风散文】林中杂想

  1  我躺在树林子里看《水浒传》。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暑假前,我答应学生”带队”,所谓带队,是指带”医疗服务队”到四湖乡去。起先倒还好,后来就渐渐不怎么好了。原来队上出了一位”学术气氛”极浓的副队长,他最先要我们读胡台丽的《媳妇入门》,这倒罢了,不料他接着又一口气指定我们读杨懋……

【张晓风散文】你要做什么

【张晓风散文】你要做什么

  1  咖啡初沸,她把自烘的蛋糕和着热腾腾的香气一起端出来,切成一片片,放在每个人的盘子里。  ”说说看,”她轻声轻气,与她一向女豪杰的气势大不一样,”如果可以选择,你想要做什么?”  (可恶!可恶!这种问题其实是问不得的,一问就等于要人掀底,好好的一个下午,好好的咖啡和蛋糕,好好伫立在长窗外的淡水河和……

【张晓风散文】玉想

【张晓风散文】玉想

  1、只是美丽起来的石头  一向不喜欢宝石–最近却悄悄的喜欢了玉。  宝石是西方的产物,一块钻石,割成几千几百个”割切面”,光线就从那里面激射而出,势凌厉,美得几乎具有侵略性,使我不由得不提防起来。我知道自己无法跟它的凶悍逼人相埒,不过至少可以决定”我不喜欢它”。让它在英女王的皇冠上闪烁,让它……

【张晓风散文】我有

【张晓风散文】我有

  那一下午回家,心里好不如意,坐在窗前,禁不住地怜悯起自己来。  窗棂间爬着一溜紫藤,隔春青纱和我对坐着,在微凉的秋风里和我互诉哀愁。  事情总是这样的,你总得不到你所渴望的公平。你努力了,可是并不成功,因为掌握你成功的是别人,而不是你自己。我也许并不希罕那份成功,可是,心里总不免有一份受愚的感觉。就好像小时候,你站在糖食店的门口的,那里有一份抽奖的牌……

【张晓风散文】动情二章

【张晓风散文】动情二章

  1、五十万年前的那次动情  三次动情,一次在二百五十万前,另一次在七十五万年前,最后一次是五十万年前–,然后,她安静下来,我们如今看到的是她喘息乍定的鼻息,以及眼尾偶扫的余怨。  这里叫大屯山小油坑流气孔区。  我站在茫茫如幻的硫磺烟柱旁,伸一截捡来的枯竹去探那翻涌的水温,竹棍缩回时,犹见枯端热气沸沸,烫着我的掌心,一种动人心魄的灼烈。……

【张晓风散文】一句好话

【张晓风散文】一句好话

  小时候过年,大人总要我们说吉祥话,但碌碌半生,竟有一天我也要教自己的孩子说吉祥话了,才蓦然警觉这世间好话是真有的,令人思之不尽,但却不是”升官””发财””添丁”这一类的,好话是什么呢?冬夜的晚上,从爆白果的馨香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想起来了。1  你们爱吃肥肉?还是瘦肉?  讲故事……

【张晓风散文】故事行

【张晓风散文】故事行

  1、像牛羊一样在草间放牧的石雕  夜晚睡的时候舍不得关拢窗帘,因为山月–而早晨,微蓝的天光也就由那缝隙倾入。我急着爬起来,树底下正散布着满院子的林渊的石雕。其实,昨夜一到黄先生家就已经看到几十件精品,放在客厅周围,奇怪的是我一个个摸过去,总觉不对劲,那些来自河滩的石头一旦规规矩矩在木架上放好,竟格格不入起来,像一个活蹦乱跳的乡下小孩,偶尔进……

【张晓风散文】替古人担忧

【张晓风散文】替古人担忧

  同情心,有时是不便轻易给予的,接受的人总觉得一受人同情,地位身份便立见高下,于是一笔赠金,一句宽慰的话,都必须谨慎。但对古人,便无此限,展卷之馀,你尽可痛哭,而不必顾到他们的自尊心,人类最高贵的情操得以维持不坠。  千古文人,际遇多苦,但我却独怜蔡邕,书上说他:”少博学,好辞章……妙操音律,又善鼓琴,工书法、闲居玩古,不交当也……̶……

【张晓风散文】小小的烛光

【张晓风散文】小小的烛光

  他的头发原来是什么颜色已经很费猜了,因为它现在是纯粹珠银白。  他的身材很瘦小,比一般中国人还要矮上一截。加上白色的头发,如果从后面看上去,恐怕没有人会想到他是美国人–我多么希望他不是美国人。每次,当我怀着敬畏的目光注视他,我心里总羼合着几分嫉妒、几分懊恼、几分痛苦。为什么,当我发现一个人,秉赋了我所钦慕的诸般美德,而他却偏偏是一个美国人呢……

【张晓风散文】咏物篇

【张晓风散文】咏物篇

  柳  所有的树都是用”点画成的,只有柳,是用”线”画成的。  别的树总有花、或者果实,只有柳,茫然地散出些没有用处的白絮。  别的树是密码紧排的电文,只有柳,是疏落的结绳记事。  别的树适于插花或装饰,只有柳,适于霸陵的折柳送别。  柳差不多已经落伍了,柳差不多已经老朽了,柳什么实用价值都没有–除……

【张晓风散文】值得欢喜赞叹的《欢喜赞叹》

【张晓风散文】值得欢喜赞叹的《欢喜赞叹》

  做学生的时候,读到前人评谢灵运的句子,曰:  ”谢五言诗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  竟觉这样漂亮的句子简直比谢诗本身还要动人啊,后来又读词话,见王国维拿温飞卿自己的句子”画屏金鹧鸪”来形容其人自己的风格。同样的办法他也用来形容韦庄和冯延已,(取两人的句子各为”弦上黄莺语”及……

【张晓风散文】火中取莲

【张晓风散文】火中取莲

  认识孙超这人,会使人有个冲动–老想给他写传记,因为太精彩。其实说传记还不太对,传记嫌平面,孙超的生平适合编成话本,有说有唱有板有眼一路演绎下去(或演义下去),这,先从三代前说起吧。  轰然一声,三进大屋的第一进炸成平地。  接着,第二进也倒了。  那是中日战争的年代,地点则在自古以来一直和”战争”连在一起的徐州城……

【张晓风散文】细细的潮音

【张晓风散文】细细的潮音

  每到月盈之夜,我恍惚总能看见一幢筑在悬崖上的小木屋,正启开它的每一扇窗户,谛听远远近近的潮音。  而我们的心呢?似乎已经习惯于一个无声的世代了。只是,当满月的清辉投在水面上,细细的潮音便来撼动我们沉寂已久的心,我们的胸臆间遂又鼓荡着激昂的风声水响!  那是个夏天的中午,太阳晒得每一块石头都能烫人。我一个人撑着伞站在路旁等车。空气凝成一团不动的热气。而……

【张晓风散文】归去

【张晓风散文】归去

  终于到了,几天来白日谈着、夜晚梦见的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重叠的深山中,只是我那样确切感觉到,我并非在旅行,而是归返了自己的家园。  我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次这样激动过了。刚踏入登山的阶梯,就被如幻的奇景震慑得憋不过气来。我痴痴地站着,双手掩脸,忍不住地哭。参天的黛色夹道作声,粗壮、笔直而又苍古的树干傲然耸立。”我回来了,这是我的家。R……

【张晓风散文】错误

【张晓风散文】错误

  ??中国故事常见的开端  在中国,错误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诗人愁予有首诗,题目就叫《错误》,末段那句”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四十年来像一枝名笛,不知被多少嘴唇鸣然吹响。  《三国志》里记载周瑜雅擅音律,即使酒后也仍然轻易可以辨出乐工的错误。当时民间有首歌谣唱道:”曲有误,周郎顾。”后世诗人多事,故意翻……

【张晓风散文】花之笔记

【张晓风散文】花之笔记

  我喜欢那些美得扎实厚重的花,像百合、荷花、木棉,但我也喜欢那些美得让人发愁的花,特别是开在春天的,花瓣儿菲薄菲薄,眼看着便要薄得没有了的花,像桃花、杏花、李花、三色堇或波斯菊。  花的颜色和线条总还比较”实”,花的香味却是一种介乎”虚””实”之间的存在。有种花,像夜来香,香得又野又……

【张晓风散文】秋天?秋天

【张晓风散文】秋天?秋天

  满山的牵牛藤起伏,紫色的小浪花一直冲击到我的窗前才猛然收势。  阳光是耀眼的白,像锡,像许多发光的金属。是哪个聪明的古人想起来以木象春而以金象秋的?我们喜欢木的青绿,但我们怎能不钦仰金属的灿白。  对了,就是这灿白,闭着眼睛也能感到的。在云里,在芦苇上,在满山的的翠竹上,在满谷的长风里,这样乱扑扑地压了下来。  在我们的城市里,夏季上演得太长,秋色……

【张晓风散文】遇见

【张晓风散文】遇见

  一个久晦后的五月清晨,四岁的小女儿忽然尖叫起来。  ”妈妈!妈妈!快点来呀!”  我从床上跳起,直奔她的卧室,她己坐起身来,一语不发地望着我,脸上浮起一层神秘诡异的笑容。  ”什么事?”  她不说话。  ”到底是什么事?”  她用一只肥匀的有着小肉窝的小手,指着窗外,而窗……

【张晓风散文】鼻子底下就是路

【张晓风散文】鼻子底下就是路

  走下地下铁,只见中环车站人潮汹涌,是名副其实的”潮”,一波复一波,一涛叠一涛。在世界各大城的地下铁里香港因为开始得晚,反而后来居上,做得非常壮观利落。但车站也的确大,搞不好明明要走出去的却偏偏会走回来。  我站住,盘算一番,要去找个人来问话。虽然满车站都是人,但我问路自有精挑细选的原则:  第一、此人必须慈眉善目,犯不上问路问……

【张晓风散文】谁敢?

【张晓风散文】谁敢?

  那句话,我是在别人的帽徽上读到的,一时找不出好的翻译,就照英文写出来,把图钉按在研究室的绒布板上,那句话是:Whodareswins。  (勉强翻,也许可以说:”谁敢,就赢!”)  读别人帽徽上的话,好像有点奇怪,我却觉得很好,我喜欢读白纸黑字的书,但更喜欢写在其他素材上的话。像铸在洗濯大铜盘上的”苟日新、日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