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圣陶散文集

【叶圣陶散文】没有秋虫的地方

【叶圣陶散文】没有秋虫的地方

  【没有秋虫的地方】  阶前看不见一睫绿草,窗外望不见一只蝴蝶,谁说是鹁鸽箱里的生活,鹁鸽未必这样枯燥无味呢。秋天来了,记忆就轻轻提示道,“凄凄切切的秋虫又要响起来了。”可是一点影响也没有,邻舍儿啼人闹弦歌杂作的深夜,街上轮震石响邪许并起的清晨,无论你靠着枕头听,凭着窗沿听,甚至贴着墙角听,总听不到一丝秋虫的声息。并不是被那些欢乐的劳困的宏大的清亮的声音……

【叶圣陶散文】客语 叶圣陶

【叶圣陶散文】客语 叶圣陶

  【客语】  侥悻万分的竟然是晴朗的正午的离别。  “一切都安适了,上岸回去吧,快要到开行的时刻了。”似乎很勇敢地说了出来,其实呢,处此境地,就不得不说这样的话。但也是全不出于本心。梨与香蕉已经买来给我了,话是没有什么可说了,夫役的扰攘,小舱的郁蒸,又不是什么足以赏心的,默默地挤在一起,徒然把无形的凄心的网织得更密罢了,何如早点儿就别了呢?  不可自……

【叶圣陶散文】藕与莼菜

【叶圣陶散文】藕与莼菜

  【藕与莼菜】  同朋友喝酒,嚼着薄片的雪藕,忽然怀念起故乡来了。若在故乡,每当新秋的早晨,门前经过许多乡人∶男的紫赤的胳膊和小腿肌肉突起,躯干高大且挺直,使人起健康的感觉;女的往往裹着白地青花的头巾,虽然赤脚,却穿短短的夏布裙,躯干固然不及男的那样高,但是别有一种健康的美的风致;他们各挑着一副担子,盛着鲜嫩的玉色的长节的藕。在产藕的池塘里,在城外曲曲弯……

【叶圣陶散文】良辰入奇杯

【叶圣陶散文】良辰入奇杯

  【“良辰入奇怀”】  陶渊明和刘柴桑诗有一句云∶“良辰入奇怀”,这个“入”字下得突兀,但是仔细体会,却非“入”字不可,你能换个什么字呢?“良辰感奇怀”吧,太浅显太平常了;“良辰动奇怀”吧,也不见得高明多少。而且,用“感”字用“动”字固然也说出了“良辰”和“奇怀”的关系,然而决不及用“入”字来得圆融,来得深至。  所谓“良辰”,指外界一切美好的景物而言……

【叶圣陶散文】生活

【叶圣陶散文】生活

  【生活】  乡镇上有一种“来扇馆”,就是茶馆,客人来了,才把炉子里的火扇旺,炖开了水冲茶,所以得了这个名称。每天上午九十点钟的时候“来扇馆”却名不副实了,急急忙忙扇炉子还嫌来不及应付,哪里有客来才扇那么清闲?原来这个时候,镇上称为某爷某爷的先生们睡得酣足了,醒了,从床上爬起来,一手扣着衣扣,一手托着水烟袋,就光降到“来扇馆”里,泥土地上点缀着浓黄的痰,……

【叶圣陶散文】叶圣陶简介

【叶圣陶散文】叶圣陶简介

  【叶圣陶】  叶圣陶(1894?10?28⌒1988?2?16),原名叶绍钧,生于江苏苏州。父亲在地主家做帐房,家境清苦。  1907年考入草挢中学,毕业后在一个初等小学当教员。  1914年被排挤出学校,闭居期间作文言小说发表在《礼拜六》等杂志上。  1915年秋到上海商务印书馆附设的尚公学校教国文,并为商务印书馆编小学国文课本。  1917……

【叶圣陶散文】两法师

【叶圣陶散文】两法师

  【两法师】  在到功德林去会见弘一法师的路上,怀着似乎从来不曾有过的洁净的心情;也可以说带着渴望,不过与希冀看一出著名的电影剧等的渴望并不一样。  弘一法师就是李叔同先生,我最初知道他在民国初年;那时上海有一种《太平洋报》,其艺术副刊由李先生主编,我对于副刊所载他的书画篆刻都中意。以后数年,听人说李先生已经出了家,在西湖某寺。游西湖时,在西冷印社石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