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容散文集

【席慕容散文】悠长的等待

【席慕容散文】悠长的等待

  悠长的等待  一个女性艺术工作者的领悟  我今天才能明白。真的,要到今天,我才能知道,很多事情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只有等时间来证明,很多很多事情只有在回头看的时候才能够得到澄清。所以。在事情发生的当时,要生气或者要争辩似乎都没有什么用处,家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应该就只是安静地等待,等待时光和岁月把所有的证据拿出来。  可是,在二十年前,在我的大学毕业美展上……

【席慕容散文】献给时光,那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君王

【席慕容散文】献给时光,那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君王

  “我想写,这才最重要!”  祖籍内蒙古的席慕蓉生于抗战末期的重庆,之后辗转至香港,在那里度过了难忘的童年时光,而回想起在香港读小学的情景,席慕蓉仍清晰记得背过的诗,唱过的歌,参加过的戏剧比赛,“小小的一所学校里,就有多元文化的刺激,那个启蒙是很棒的!”少女时期的席慕蓉爱读余光中先生的诗,自己也写诗。  席慕蓉告诉记者,她真正的第一首诗,是十二岁左右的……

【席慕容散文】女曰鸡鸣

【席慕容散文】女曰鸡鸣

  序女曰鸡鸣  蒋勋  在文学的阅读上,这几年,觉得自己有一点懒。象《卡拉马佐夫兄弟》、《战争与和平》这种大书,高中大学时候发狠读过,这些年,却很少再碰。甚至连屠格涅夫,契可夫一类不算太庞大的书籍,也很少读了。  少年时候的爱文学,有点象走进了一个搜藏丰富、伟大壮观的博物馆,在每一幅巨作前冽览伫足,真的是如履薄冰,不敢一点松懈。如今重新翻阅以前读过的……

【席慕容散文】给我一个岛

【席慕容散文】给我一个岛

  给我一个岛  你知道吗?在那个夏天的海洋上,我多希望能够象她一样,拥有一个小小的岛。  她的岛实在很小,小到每一个住在岛上的居民都不能不相识,不能不相知。  船本来已经离开码头,已经准备驶往另一个更大的岛去了,但是,忽然之间,船头换了方向,又朝小岛驶了回去。  我问她为什么?是出了什么事吗?  她微微一笑,指着把舵的少年说:  ”……

【席慕容散文】盼望

【席慕容散文】盼望

  其实我盼望的  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你给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如果能  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么再长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就只是  回首时  那短短的一瞬……

【席慕容散文】独白,镜里与镜外

【席慕容散文】独白,镜里与镜外

  独白  1  把向你借来的笔还给你吧。  一切都发生在回首的刹那。  我的彻悟如果是缘自一种迷乱,那么,我的种种迷乱不也就只是因为一种彻悟?  在一回首间,才忽然发现,原来,我的一生的种种努力,不过只是为了要使周遭的人都对我满意而已。为了要博得他人的称许与微笑,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  走到中途,才忽然发现,我只剩下一……

【席慕容散文】淡淡的花香

【席慕容散文】淡淡的花香

  淡淡的花香  曾经有人问过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植物?为什么总喜欢画花?  其实,我喜欢的不仅是那一朵花,而是伴随着那一朵花同时出现的所有的记忆,我喜欢的甚至也许不是眼前的大自然,而是大自然在我心里所唤起的那一种心情。  今天,我从朋友那里听到了一句使我动心的话,他说:  ”友谊和花香一样,还是淡一点的比较好,越淡的香气越使人依恋,也越能……

【席慕容散文】荒谬的真实

【席慕容散文】荒谬的真实

  红尘  荒谬的真实  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站在冰冷的水里,因为还在将醒未醒的时刻,心里不禁起了疑问:  ”我在哪里?我在什么地方?”  水很冷,刚刚从温暖的棉被里暴露出来的双脚特别敏感,有一阵寒战从脚尖一直传到全身,我终于完全清醒了。知道自己正站在床前,而整个卧室正浸满了水,一片汪洋。  这是我刚搬进来的新家,在整幢十几层……

【席慕容散文】孤独的树

【席慕容散文】孤独的树

  孤独的树  在我二十二岁那年的夏夭,我看见过一棵美丽的树。  那年夏天,在瑞士,我和诺拉玩得实在痛快。她是从爱尔兰来的金发女孩,我们一起在福莱堡大学的暑期法文班上课,到周末假日,两个人就去租两辆脚蹬车漫山遍野地乱跑,附近的小城差不多都去过了。最喜欢的是把车子骑上坡顶之后,再顺着陡削弯曲的公路往下滑行,我好喜欢那样一种令人屏息眩目的速度,两旁的树木直逼……

【席慕容散文】礼 物

【席慕容散文】礼 物

  礼物  晓玲临出门前亲了亲他的唇,嘱咐着:  ”晚上回来别忘了礼物!”  他笑着说了些叫她放心的话,并且回吻了她。  每当结婚纪念日,他们都要互送些小礼物。今年,他们结婚四周年了。  ”你今天采访什么?”他问。  ”早上在办公室开会,下午去采访一一九,可能要随他们的车出勤。̶……

【席慕容散文】灯 火

【席慕容散文】灯 火

  灯火  在夜雾里,请你为我点起这所有的灯火。  1  他曾经在她五岁那年,来过她家。  他们两家原是世交,然而那次会面的实际情形到底如何,经过了这几十年,真是怎么也记不起来了,只是两人都因而有了一种朦胧的认定:在她五岁那年,他们就已经见过面了。  在父执辈的筵席上,她偶尔会遇到那样的场面:父亲举杯向一位朋友劝酒,那位伯伯坚决不肯喝,父亲就会说:……

【席慕容散文】写给楝楝

【席慕容散文】写给楝楝

  书与时光  写给楝楝  楝楝,我的朋友,你可还记得,二十岁时候的我们,是怎样读书的吗?  我们在二十岁的时侯,读书不过是一种功课罢了。高兴起来,我们可以把老师的讲义和书里的字句整段地背诵下来,不高兴的时候,可以把每一张写过字的纸都拿来撕得粉碎;读书对我们来说,不过只是随着情绪来起伏,而且是一种在考试以后就可以完全忘记的事情罢了。  对你来说,是不……

【席慕容散文】生命的滋味

【席慕容散文】生命的滋味

  生命的滋味  1  电话里,T告诉我,他为了一件忍无可忍的事,终于发脾气骂人了。  我问他,发了脾气以后,会后悔吗?  他说:  ”我要学着不后悔。就好象摔了一个茶杯之后又百般设法要粘起来的那种后悔,我不要。”  我静静聆听着朋友低沉的声音,心里忽然有种怅惘的感觉。  我们在少年时原来都有着单纯与宽厚的灵魂啊!为什么……

【席慕容散文】仇

【席慕容散文】仇

  仇  夜。竹林茂密。那男子就着竹枝筛过的黯沉月光,正将一只男用皮夹层层剥翻着:身分证,许天送;驾驶证,许天送。还有一张红皮子的什么捐血卡。他由这些废纸中翻捡出一千两百元为,哼!加上车上的零零碎碎,还不到两千元!  那男子,他将那男用皮夹就地掘了土坑,埋藏了那些能致他于死地的证与卡,如同适才他埋藏那倒楣的许天送一般,然后他悄静地潜上公路,潜进许天送那部……

【席慕容散文】”山里山外”读后感

【席慕容散文】”山里山外”读后感

  纯金的心  ”山里山外”读后感  1  前几年,丈夫的二姐从国外回来,我们陪着她到台湾各地去玩了一圈,许多年没回国的姐姐是个很爽快乐天的人,一路的行程也因而充满了笑声。  回程的时候,在高速公路上遇到塞车,我们的车子在一条很高很长的桥上停了下来。那天天气很好,我们又不急着赶回家,所以虽然在桥上跟着别人大排长龙,我们仍然心情……

【席慕容散文】桐 花

【席慕容散文】桐 花

  桐花  4月24日  长长的路上,我正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不知道何处可以停留,可以向他说出这十年二十年间种种无端的忧愁。林间洁净清新,山峦守口如瓶,没有人肯告诉我那即将要来临的盛放与凋零。  4月25日  长长的路上,我正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在最起初,仿佛仍是一场极为平常的相遇,若不是心中有着贮藏已久的盼望,也许就会错过了在风里云里已经互相传……

【席慕容散文】美丽的声音

【席慕容散文】美丽的声音

  音乐是无形的绘画,是无字的诗,是一种抽象的最高的艺术。它之伟大是因为它超越了一切的限制,文人雅士能欣赏,乡间小儿也能欣赏,它能直接引起心弦的共鸣,被感动的人,不一定要明白音乐的理论或技巧。  托尔斯泰说过:“音乐对于人类的理性与想象皆不起作用,只是使人陶醉。我听音乐时,不思考,不想象,但觉有一种喜悦而不可思议的情感,使我徘徊于无我的境界。”  这种无……

【席慕容散文】十字路口

【席慕容散文】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  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在十字路口等绿灯过马路,我就站在她对面的路口看着她,觉得很有趣。  刚刚在青春期的少女有种奇特的心理,只要一离开家门,她就会觉得街上每一个人都在注视着她。因此,为了保护自己,为了表示自己的毫不在意,她总是会把面容稍稍抬起,做出一幅目不斜视无邪而又严肃的样子,尤其在少女孤单一人处在群众之中的时候更是如此。看着她那样辛苦……

【席慕容散文】分

【席慕容散文】分

  分  终于,她和他离了婚。  他始终不能接受这个啃噬他心肺的苦痛,也始终无法习惯家屋中没有她的生活,甚至,时不时的,他会狠握两拳,咬牙嘶声地低喊着她的名字!一遍,一遍,又一遍。  电话铃响的时候,他正呆瞪着天花板切切地思念着她,以致当他听见她的声音响自话筒的那一头时,竟而惊诧得怎么也回不出话来!毕竟,在他们离婚后的这两个多月来,他们之间还从未联系过……

【席慕容散文】写给生命

【席慕容散文】写给生命

  写给生命  1  我站在月亮底下画铅笔速写。  月亮好亮,我就站在田野的中间用黑色和褐色的铅笔交替地描绘着。  最先要画下的是远处那一排参差的树影,用极重极深的黑来画出它们浓密的枝叶。  在树下是慢慢绵延过来的阡陌,田里种的是蕃薯,在月光下有着一种浅淡而又细致的光泽。整个天空没有一片云,只有月色和星斗。我能认出来的是猎人星座,就在我的前方,在月……

【席慕容散文】街景

【席慕容散文】街景

  街景  1  一个小小的婴儿躺在婴儿车上,他的母亲一手扶着车把,整个人却转过身去看后面的商店。在商店的玻璃柜台前,孩子的父亲正在选购奶瓶还是奶嘴,好象迟迟无法决定选哪一种厂牌的。  小婴儿却无牵无挂,笑嘻嘻地正在和自己的身体玩耍。他先是吮着白白胖胖的小手,觉得不过瘾了又把白白胖胖的小脚也塞进嘴巴里。高兴起来他双手和双脚都同时随意地交叉挥舞着,我站在……

【席慕容散文】坚持的长春藤

【席慕容散文】坚持的长春藤

  坚持的长春藤  读楚戈”散步的山峦”后记  很早就听说有这么一个人。  听说他在故宫博物院里作研究,对铜器还是什么别的写过几本大书,听说他原本是诗人,可又很爱画画。  在版画家画廊里看过他的版图,在别人的诗集里看过他的钢笔插画,有时候他用楚戈的名字写些书评。在一些和艺术界有关的报导里,也常有他的名字出现,那时候别人会用他的……

【席慕容散文】我的抗议

【席慕容散文】我的抗议

  我的抗议  在唱片行买了一卷录音带(注),回家以后很兴奋地叫孩子都来听,因为里面有一首是蒙古的牧歌,我希望我的孩子也能听一声他们母亲故乡的声音。  这首牧歌原来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调子,当起首那悠长的高音从极弱的感觉慢慢增强的时候,我和孩子们都凝神屏息,仿佛真的置身在大漠的边缘上,听着一个古老的旋律从极远极远的地方在向我们召唤。可是,这样的感觉不过只持……

【席慕容散文】春山过客

【席慕容散文】春山过客

  春山过客  时间走在家与办公室间的车程中。  沉色的楼宇,灰方的路,浮着暗尘的都市人脸。  马达声,电话铃响,上司平直不带半丝起伏的官腔。  纵然至夜晚,也逃不脱电视机中各种人造的音响!  合拢文件,掷下笔,我不能安稳地居于现代的城中。我的生肖非龙非马。我原是一株绿色的植物,我要阳光、空气和鲜洁的水,我得回归山中。  是的,我得回归山中,尤其……

【席慕容散文】争夺

【席慕容散文】争夺

  争夺  中午下了课,接到通知,下午四点正还要参加一个会议。  三点五十九分,我准时到了会场。  在整整两个钟头的时间里,我和其他的人一样聆听、发问和讨论,只是觉得特别的心平气和,并且常常控制不住那唇边一抹笑意。  因为,在我快乐的心里藏着一个秘密,没有人知道我刚才去了那里。  我去了一趟海边,那个来回有一个钟头车程的海边,那个在初夏季节里特别清……

【席慕容散文】此 刻

【席慕容散文】此 刻

  此刻  我是在海边的岩石上忽然想起来的。  印度新德里的市郊,有一座佛寺,寺庙内的墙上画满了佛祖一生的事迹。  据说是位日本艺术家画的,他把佛祖的一生分别用好几个不同的”刹那”联结起来。  在墙边一个角落里,画着年轻的王子深夜起来,悄悄走出他的宫殿,站在门口回头再望一眼时的情景。  深垂的帐幔里,熟睡中的妻儿面容美丽而又……

【席慕容散文】关山月

【席慕容散文】关山月

  关山月  我并不喜欢楚戈所有的画。  真的,就算是我已经开始喜欢起楚戈这个朋友的时候,我也不能完全接受他所有的作品。  我总觉得在他的许多作品里都带有一种漫不经心的味道,这种感觉发挥得好的时候是潇洒,发挥得不好的时候就是轻忽了,而我一向对轻忽的画家是存有极深的成见的。  好在楚戈的画里还有着非常强烈的热情,并且常带着一种令人喜悦的天真与纯朴,因此……

【席慕容散文】一握头发,那夜的烛光

【席慕容散文】一握头发,那夜的烛光

  一握头发  洗脸池右角胡乱放着一小团湿头发,”犯人”很好抓,准是女儿做的,她刚才洗了头。  讨厌的小孩,自己洗完了头,却把掉下来的头发放在这里不管,什么意思?难道要靠妈妈一辈子吗?我愈想愈生气,非要去教训她一场不可!  抓着那把头发,这下子是人赃俱获,还有什么可以抵赖。我朝她的房间走去。  忽然,我停下脚来。  她的头发……

【席慕容散文】恢恢

【席慕容散文】恢恢

  恢恢  他,算得是个俊俏的小伙子!黑皮夹克配穿着褪了色的牛仔裤,颈间飘逸地挂着白围巾,长而微卷的发,衬着一张年轻又稍带傲气的脸。呃,他算香蜡是个俊俏的小伙子!  这时,他正走在一条小巷中。天已黑,巷子静悄悄的,水银街灯懒巴嫩巴地闪出清光。远远的路那头,一个守望相助的亭子虎咧咧地怒烧着盏红灯;亭旁,两个女孩迎面向他走来,都低着头,穿着打扮就是那种普通公……

【席慕容散文】一座落地镜

【席慕容散文】一座落地镜

  一座落地镜  我,三十一岁,工作稳定,收入丰厚,性行良好,尚未成家。  虽说没有结婚,对象倒是有的,那是我一个朋友的妹妹。我问的交往很平凡。反正,就是那么回事。见多了就熟了,熟了,偶尔就一起去爬爬山,看看电影,工作累了,抄起电话打的也是她的号码,就是这样了。  我倒没怎么放在心上,双方家长却紧张起来了。父亲让我早做决定,母亲竟天天去逛街看起首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