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散文集

【林清玄散文集】桃花心木主要内容

【林清玄散文集】桃花心木主要内容

  乡下老家前面的空地,租给人家种桃花心木的树苗。树苗种下来后,植树人总是隔几天才来浇水。他来的天数并没有规则,有时三天,有时五天,有时十几天来一次。浇水的量也不一定,有时浇得多,有时浇得少。桃花心木有时就莫名地枯萎了,所以,他来的时候总会带几株树苗补种。  我起先认为他太懒,隔那么久才为树浇水。但是,懒的人怎么会知道有几棵树枯萎了呢?他说:“种树是百年基……

【林清玄散文集】阳光的味道 林清玄

【林清玄散文集】阳光的味道 林清玄

  阳光的味道林清玄   尘世的喧嚣,让我们遗忘了阳光的味道,味道是一样的纯净着,一样的微小,一丝丝,入心、入肺。甘甜、芬芳、怡人。阳光的味道很干净和唯美,像川端的小说,透明、简洁、历炼。行走在世上,许多靶子等待我们绷紧的箭矢去努力的命中。心里装满太多的世故与繁忧,幸福的位置,也就变得小了,或者卑微到忽略不计。   很向往年关过后的冬日,抱……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阳光照在我们身上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阳光照在我们身上

      阳光照在我们身上原文  三十年代最当红的男明星白云自杀去世了。  当年白云在上海的盛况,据说目前最红的明星秦汉、泰祥林、王冠雄,李小飞加起来都还比不上,我父母那一辈的影迷,一提起白云,总是勾起一些伤感的回忆;谁想到那个时代在银幕上最闪亮的明星,死后竟是黄土一,连墓碑都找不到。卅年的年华,把白云从地上最明亮的地方,埋到最黑暗的地下。  白云自……

【林清玄散文集】分到最宝贵的妈妈阅读

【林清玄散文集】分到最宝贵的妈妈阅读

分到最宝贵的妈妈  一位朋友从国外赶回来参加父亲的丧礼,因为他来得太迟,家产已经被兄弟分光了。  朋友对我说:”在我还没有回家以前,我的兄弟把家产都分光了,他们什么也没有留给我,分给我的只是我们唯一的妈妈。”  朋友说着说着,就在黑暗的房子里哭泣起来,朋友在国外事业有成,所以他不是为财产哭泣,而是为兄弟的情义伤心。  我安慰朋……

【林清玄散文集】与父亲的夜谈

【林清玄散文集】与父亲的夜谈

  我和父亲觉得互相了解和亲近,是在我读高中二年级的时候。  有一次,我随父亲到我们的林场去住,我和父亲睡在一起,秉烛夜谈。父亲对我谈起他青年时代如何充满理想,并且只身到山上来开辟四百七十甲的山地,  他说:“就在我们睡的这张床下,冬天有许多蛇爬进来盘着冬眠,半夜起来小便,都要踞着脚才不会踩到蛇。”  父亲告诉我:“年轻人最重要的就是打拼和勇气。” ……

【林清玄散文集】用岁月在莲上写诗原文

【林清玄散文集】用岁月在莲上写诗原文

  那天路过台南县白河镇,就像暑大里突然饮了一盅冰凉的蜜水,又凉又甜。  白河小镇是一个让人吃惊的地方,它是本省最大的莲花种植地,在小巷里走,在田野上闲逛,都会在转折处看到一田田又大又美的莲花。那些经过细心栽培的莲花竞好似是天然生成,在大地的好风好景里毫无愧色,夏日里格外有一种欣悦的气息。  我去的时候正好是莲子收成的季节,种莲的人家都忙碌起来了,大人小……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时间之旅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时间之旅

  在李维的大学毕业典礼上,一名神秘的老妇人送给李维一只金表,并对他说:“我在等着你。”便自人群中消失,经过多方查访,李维找到该老妇的住处,老妇却已在他毕业典礼当晚逝世。  八年后(一九七九年),李维成为剧作家,有一天他前往一座老式的旅馆度假,在大厅里,他看到一张摄于一九一二年的女明星肖像。李维查询之下,才知道这位六十年前如花似玉的美女,竟然是八年前送他金……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 凋零之美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 凋零之美

  坐在仁爱路一家楼上咖啡屋,看着路上的菩提树叶子,一片一片地辞别枝极,飘落下来,有时一阵风来,菩提叶竟是满天翻飞旋舞,在凋零中,有一种自在之美。   有几株落得早的菩提树已经增生新叶,菩提树的嫩叶介于鹅黄与粉红之间,在阳光下,美丽如水月,透明似琉璃。在晶明的落地窗前,看见菩提树的调零与新叶,使我想起憨山大师的一首诗:   世界光如水月,   身心……

【林清玄散文集】小猴子种豆子

【林清玄散文集】小猴子种豆子

  在森林里,住着一群猴子。  有一天,一个猎人到森林中打猎,所有的动物听见猎人的脚步声都四散奔逃,那一群猴子也跟着其他动物往森林的内部逃去。  只有一只小猴子躲在树上,没有逃走。它在树丛中看着猎人,感觉到那个猎人多么高贵,身上没有会长虱子的毛,还穿着虎豹的皮袍,手里拿着弓箭,多么的英俊威武!而且所有的动物看到他都立刻逃走,多么的勇猛伟大!  ……

【林清玄散文集】鸵鸟的智慧

【林清玄散文集】鸵鸟的智慧

  读到一本讲鸵鸟的书,说到鸵鸟不但是行动快速、深具力量,而且是非常有智慧的动物。  “鸵鸟是有智慧的动物”,这个观点对常以谬误的眼光看鸵鸟的人,确实是全新的见解,固为平常我们骂那些不能面对事物、没有勇气的人,叫作“鸵鸟心态”,而对于愚笨的人,我们就直接叫“鸵鸟”了。  那是因为从前的动物学家研究,鸵鸟遇见危险时,会把头埋在沙堆里。  但是,鸵……

【林清玄散文集】与父亲的夜谈原文

【林清玄散文集】与父亲的夜谈原文

    我和父亲觉得互相了解和亲近,是在我读高中二年级的时候。    有一次,我随父亲到我们的林场去住,我和父亲睡在一起,秉烛夜谈。父亲对我谈起他青年时代如何充满理想,并且只身到山上来开辟四百七十甲的山地,    他说:“就在我们睡的这张床下,冬天有许多蛇爬进来盘着冬眠,半夜起来小便,都要踞着脚才不会踩到蛇。”    父亲告诉我:“年轻人最重要的就……

【林清玄散文集】山道上的小虫

【林清玄散文集】山道上的小虫

  清晨登山的时候,在山道阶梯上,看见一只被人踩扁而黏在地上的小虫尸体,我把它拾起来放进草堆与泥上,说:“怎么这样不小心,下辈子但愿你往生善处。”  从此,我登山的时候特别留意“看脚下”,几乎每天都会看见蜗牛、毛虫、金龟子缓缓的爬过石阶,我总是把它们拾到草丛里去,告诉它们:“小心不要再来石阶了,人的脚是不长眼睛的。”  在把小虫移走的时候,我会想到……

【林清玄散文集】铁路便当

【林清玄散文集】铁路便当

  哥哥的孩子来台北玩,要回乡下去,我送他去坐火车。  在车站里,侄儿突然说:“叔叔,等一下可不可以买一个铁路便当,我很爱吃铁路便当。”  “那有什么问题?”我立即跑去买了一个铁路便当,让他在火车上吃。  看着自强号的火车开远了,我自己也买了一个铁路便当,坐在月台的铁椅上吃起来。  从我离开家二十七年来,世事变化无常,只有铁路便当是少数始终……

【林清玄散文集】花的生命

【林清玄散文集】花的生命

  在一次演讲之后,一个听众问我:“林先生在演讲里一直叫我们爱护生命,可是演讲台上摆满了鲜花,难道花不是生命吗?为什么我们爱护动物的生命,不能爱一朵花的生命呢?”  确实,花也是一种生命,以佛教的观点看来,生命可以分成两种形态,一种是有情的生命,一种是无情的生命。  凡是有生死的都是生命,即使是一朵花。一技草、一粒石头,也都是生命,但是有情的生命除……

【林清玄散文集】给小狗听的经

【林清玄散文集】给小狗听的经

  宋朝新罗的高僧元晓,年轻的时候曾跟随大安禅师修行。  大安禅师是和布袋和尚、济公一样的人物,穿着破烂,每天在街上击钢钵向人乞讨食物,并且祝福那些布施的人能“大安”,久了,大家都叫他“大安禅师”,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名字。  大安禅师乞讨食物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流浪的野狗,他常把流浪动物捡回山上,化缘来养活他们。  有一次,大安禅师在街上……

【林清玄散文集】菠萝蜜

【林清玄散文集】菠萝蜜

  开车载朋友路经天母东路,突然看见路边货车挂了一块大木板:“菠萝蜜,很好吃。”  我问朋友说:“吃过菠萝蜜吗?”  “没有。”  “去买一个来吃。”虽然我的车子已经开远,为了让朋友一尝菠萝蜜的滋味,立即回转车子,绕了一圈,停在挂着菠萝蜜牌子的货车旁。  卖菠萝蜜的是一个年轻娇小的小姐,显得那些菠萝蜜更为巨大,菠萝蜜也确实是巨无霸的水果,只……

【林清玄散文集】内外皆柔软

【林清玄散文集】内外皆柔软

  日本京都大仙寺的住持尾关宗园,是当代著名的禅师,也是有名的演说家。  由于自己的经验极有信心,有一次他接受了一个中学的演讲邀约,并没有约定题目,他心想大概和平常一样,谈一些教化的演讲。  演讲当天,学校的老师开车来接他,他问学校的老师说:“请问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什么?”  老师说:“学校的毕业旅行准备参观大仙院和市内的主要寺院,所以想请你对学……

【林清玄散文集】漩涡五石散

【林清玄散文集】漩涡五石散

  好友陈建华日前返国度假,放了一段他早年的音效作品,其中有一小节最使我难忘,他取名为《漩涡五石散》。  这首作品的灵感是来自魏晋,因为魏晋的知识分子扬弃儒学,醉心黄老,产生一种中国未曾有过的浪漫生活,魏晋文人为了逃避现实的环境,有许多人染上吃迷幻剂的习惯,他们把迷幻剂称为“漩涡五石散”,又称为“寒食散”。  关于“寒食散”,在《世说新语》曾有过这……

【林清玄散文集】国卫的钻石戒指

【林清玄散文集】国卫的钻石戒指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生性凶暴,喜欢侵略,在他作王子的时候,就想有一天要占有整个世界,常常催促父王去和邻国作战。  老国王心里非常担忧,却也不能改变王子的本性。有一天,老国王生病很严重,快死的时候他把王子叫来,对王子说:“我快死了,要把王位传给你。可是心里很担心,我们的祖先一向是以仁爱来统治国家,希望你也时常心存仁爱。”  说到这里,老国王把手上的……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澈如水晶-原文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澈如水晶-原文

  从花莲回来,走苏花公路,到崇德隧道口附近,看到几个工人在排石板阶梯,他们专注的神情吸引了我,我便下车了。  工人用一种近乎悠闲的样子排石板梯,他完全不用水泥或任何粘接物,他只是把造型都不同的石板沿山坡调整,让石板密实在山坡上,并与下一个石板接合。  这看起来不甚费力的工作,事实上是孕含了极独运的匠心,以及全副的精神,工人必须要完全了解每一块大小不同……

【林清玄散文集】心里的天鹅

【林清玄散文集】心里的天鹅

  与孩子读童话故事“丑小鸭”,才知道天鹅是会飞的,而且是候鸟,可以飞越半个地球。  “那,现在的天鹅怎么不会飞呢?”孩子问我,  我跑到图书馆借了一本书《饲养天鹅的方法》,才知道事实的真相。  欧洲中古世纪的贵族,因为喜欢天鹅的姿态,认为天鹅是鸟类中的贵族,于是就想把天鹅养在自己的庄园,来炫耀自己的财富和品味。  于是,他们捉到天鹅以后,……

【林清玄散文集】爸爸的鸽子

【林清玄散文集】爸爸的鸽子

  我在老家的起居室,找到一个被尘封的箱子,里面有许多爸爸晚年领过的奖牌,其中数量最多的是赛鸽的锦旗、奖杯和奖牌。  看着这些奖牌,使我想到从前和爸爸一起放鸽子的时光。  爸爸中年以后迷上赛鸽,与一大群朋友组成“鸽友会”,几乎每个星期都会举行鸽子的飞行比赛。  这种赛鸽在台湾乡间曾经风靡过一阵子,鸽友们每次赛鸽,交少许的钱给鸽会,并且把鸽子套上……

【林清玄散文集】菊花羹与桂花露

【林清玄散文集】菊花羹与桂花露

  有一天到淡水去访友,一进门,朋友说院子里的五棵昙花在昨夜同时开了,说我来得不巧,没有能欣赏昙花盛放的美景。  “昙花呢?”我说。  朋友从冰箱里端出来一盘食物说:“昙花在这里。”我大吃一惊,因为昙花已经不见了,盘子里结了一层霜。  “这是我新发现的吃昙花的方法,把昙花和洋菜一起放在锅里熬,一直熬到全部溶化了,加冰糖,然后冷却,冰冻以后尤其美味,这叫……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吸引金龟子-原文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吸引金龟子-原文

  吃哈密瓜的时候,我对孩子提起童年时代如何抓金龟子的事。  我们把吃剩的果皮拿到树林或稻田,或甚至放在庭院的角落,到黄昏的时刻,就会有许多不知从何处赶来,闪着绿光、黄光和蓝光的金龟子,它们密密麻麻紧紧吸在果皮上,我们常常一口气就抓到几十只金龟子。  然后,我们在金龟子的身上画了记号,带到更远的地方去放飞,看着闪着光芒的金龟子在空中逸去。  第二天,往……

【林清玄散文集】紧张的心,比鬼厉害

【林清玄散文集】紧张的心,比鬼厉害

  一个被鬼追杀的人,跑到寺庙去找一位高僧。  他伏地拜倒说:“师父,求您救救我,我一直被一个鬼追杀。”  师父说:“可以,如果我在你的身上写满经文,鬼来的时候就会看不见你,然后它就会走了。”  于是,高僧在他的身上写经文,从头顶一直到脚底都写满了佛经,一个空隙也没有留下。  那个人坐在寺庙的大殿里,心里非常紧张,因为他不能确定,是不是写满了经文,……

【林清玄散文集】敏感的妖怪

【林清玄散文集】敏感的妖怪

  从前,在一个很深的山上,住着一位名字叫“敏感”的妖怪,这只“敏感”的妖怪很敏感,可以事先知道人们心中的想法。  有一天,一位樵夫上山砍柴,遇见了“敏感”,心里想应该抓住这只妖怪,来拯救世人,因为事先知道别人的想法实在太可怕了,它将使夫妻反目、朋友成仇、天下不太平。  在樵夫还没有动手之前,“敏感”已经知道了,他问樵夫说:“你是不是想抓我?”  樵……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瓠仔也好,菜瓜也好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瓠仔也好,菜瓜也好

  陪太太到市场买菜,很惊异地发现丝瓜的价钱比瓠瓜贵,几乎贵上两倍,这使我想起老先觉讲的话:“人若在衰,种瓠仔,生菜瓜。”这句话翻译成国语,意思是说:人如果在很倒霉的时候,种部瓜下去,收成的时候也会长出丝瓜来。  我对太太讲:“这一句台湾谚语应该改成‘人若在衰,种菜瓜,生瓠仔’。或者‘人若在好,种瓠仔,生菜瓜’。只可惜没有押韵吧!”  其实,在真实……

【林清玄散文集】分到最宝贵的妈妈-林清玄

【林清玄散文集】分到最宝贵的妈妈-林清玄

  一位朋友从国外赶回来参加父亲的丧礼,因为他来得太迟,家产已经被兄弟分光了。  朋友对我说:“在我还没有回家以前,我的兄弟把家产都分光了,他们什么也没有留给我,分给我的只是我们惟一的妈妈。”  朋友说着说着,就在黑暗的房子里哭泣起来,朋友在国外事业有成,所以他不是为财产哭泣,而是为兄弟的情义伤心。  我安慰朋友说:“你能分到惟一的妈妈是最大的……

【林清玄散文集】老太太唱情歌

【林清玄散文集】老太太唱情歌

  陪妈妈去早晨的公园做运动,才发现晨曦初起的公园是如此热闹,有很多人在打拳、唱歌、跳舞,都是年纪大的阿公阿婆。  妈妈感叹地说:“这个世界要倒翻了,老岁仔透早起来运动,少年郎团到日头照屁股。”  妈妈随即加入她的伙伴,在公园中舞动拳脚,我在园中散步,看到一些老先生,老太太正忘情地在唱卡拉OK,我就坐在旁边的石头上看着。  那些老先生、老太太唱歌的声音……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梦打破了-原文阅读

【林清玄散文集】林清玄-梦打破了-原文阅读

  我买了五个手拉坯的瓷盘,是在路边看见,并不是什么名家的作品,它是宝蓝色的底,上面写着白色的“风、花、雪、月、梦”,每盘各书一字。  通常我特别喜欢的东西都不是很贵的,因为贵而喜欢是平常的心,廉而宝爱才算特别。风、花、雪、月、梦的盘子,我每次看见,都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唤醒,看了就有喜欢的心情。  我把它们拿来盛装茶点,招待朋友,就像连盘子也是最好的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