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散文集

【冰心散文集】无限之生的界线

【冰心散文集】无限之生的界线

  【冰心散文:无限之生的界线】  我独坐在楼廊上,凝望着窗内的屋子。浅绿色的墙壁,赭色的地板,几张椅子和书桌;空沉沉的,被那从绿罩子底下发出来的灯光照着,只觉得凄黯无色。  这屋子,便是宛因和我同住的一间宿舍。课余之暇,我们永远是在这屋里说笑,如今宛因去了,只剩了我一个人了。  她去的那个地方,我不能知道,世人也不能知道,或者她自己也不能知道。然而……

【冰心散文集】我的良友??悼王世锳女士

【冰心散文集】我的良友??悼王世锳女士

一个朋友,嵌在一个人的心天中,如同星座在青空中一样,某一颗星陨落了,就不能去移另一颗星来填满她的位置!我的心天中,本来星辰就十分稀少,失落了一颗大星,怎能使我不觉得空虚,惆怅?  我把朋友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有趣的,这类朋友,多半是很渊博,很隽永,纵谈起来乐而忘倦。月夕花晨,山颠水畔,他们常常是最赏心的伴侣。第二类是有才的,这类朋友,多半是才气纵横,或有奇癖……

【冰心散文集】文学家的造就

【冰心散文集】文学家的造就

  文学家在人群里,好比朗耀的星辰,明丽的花草,神幻的图画,微妙的音乐。这空洞洞的世界,要他们来点缀,要他们来描写。这干燥的空气,要他们来调和。这机械的生活,要他们来慰藉。他们是人群的需要!  假如人群中不产生出若干的文学家,我们可以断定我们的生活,是没有趣味的。我们的感情,是不能融合的。我们的前途,是得不着光明的。然而人群中的确已产生出若干的文学家,零零……

【冰心散文集】二十一日听审的感想

【冰心散文集】二十一日听审的感想

  二十一日早晨,我以代表的名义,到审判厅去听北大学生案件的公判。我们一共有十一个人,是四个女校的代表。那时已经有九点多钟,审判厅门口已经有许多的男学生。以后陆续又来了好些。我们向门警索要旁听证,他们说恐怕女旁听席太仄,不过有一条长凳子,请我们举四位代表进去。我们谁也不愿意在被摈之列,就恳切对他们说,“地方如实在太仄,我们就是站着,也愿意的。”他们无法,就进……

【冰心散文集】梦

【冰心散文集】梦

她回想起童年的生涯,真是如同一梦罢了!穿着黑色带金线的军服,佩着一柄短短的军刀,骑在很高大的白马上,在海岸边缓辔徐行的时候,心里只充满了壮美的快感,几曾想到现在的自己,是这般的静寂,只拿着一枝笔儿,写她幻想中的情绪呢?    她男装到了十岁,十岁以前,她父亲常常带她去参与那军人娱乐的宴会。朋友们一见都夸奖说,“好英武的一个小军人!今年几岁了?”父亲先一面答……

【冰心散文集】哀词

【冰心散文集】哀词

窗外要下雪了,窗内又是冷清清的,午睡起仍旧去不了我心中的抑郁!    假如这轻阴是春的消息,再有这样的十天我也不介意。假如这几年的消沉,是将来一鸣惊人的准备,我也不……我是如何的感愤,不平!    昨夜有一个朋友,坚凝的站在我面前,说:“这是我入骨的伤心!我回国三年,看见各种政治上,社会上,教育上的纷扰和杂乱。我想做,却是没有力量,没有方法!我是有生命无……

【冰心散文集】繁星全集

【冰心散文集】繁星全集

一  繁星闪烁着——  深蓝的太空  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语  沉默中  微光里  他们深深的互相赞颂了  二  童年呵!  是梦中的真  是真中的梦  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  三  万顷的颤动——  深黑的岛边  月儿上来了  生之源  死之所!  四  小弟弟呵!  我灵魂中三颗光明喜乐的星  温柔的  无可言说的……

【冰心散文集】圈儿

【冰心散文集】圈儿

《印度哲学概论》至:“太子作狮子吼:‘我若不断生、老、病、死、优悲、苦恼,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要不还此。’”有感而作。我刚刚出了世,已经有了一个漆黑严密的圈儿,远远的罩定我,但是我不觉得。渐的我往外发展,就觉得有它限制阻抑着,并且它似乎也往里收缩─—好害怕啊!圈子里只有黑暗,苦恼悲伤。    它往里收缩一点,我便起来沿着边儿奔走呼号一回。结果呢?它依……

【冰心散文集】石像

【冰心散文集】石像

凝寂的面庞,消沉的目光,都衬出他庄严的姿态,他只这样 摄着白衣站着,静悄悄的向前看着。   小孩子攀着窗台,要和他谈笑;他眼儿也不抬一抬,唇儿也不动一动,只自己屹立着,向前看着。   小妹妹说他伤心,小弟弟说他孤傲–我却并不这样想,只深深地低头崇拜。   倘若你容我说破,石像呵!你是伤心,因为无量沙数的世人,心里只满着贪嗔。你是孤傲,……

【冰心散文集】十字架的园里

【冰心散文集】十字架的园里

她说:“不去了!那里只是冷阴阴的─—”    那里是“只是冷阴阴的”;然而我深深的觉得,在那里,我的思想,常常立刻的平静下来,超出日常生活之外。人生是不是应该有些思想,超出日常生活之外呢?    我相信,春天来了,枝头微绿了;在那平列的十字架丛中,幽绝静绝的树下,石块上独坐,读些自己心爱的诗文,也是一生最可记念的事呵!    相伴的,只是扫花的老人罢!……

【冰心散文集】山中杂感

【冰心散文集】山中杂感

溶溶的水月,螭头上只有她和我。树影里对面水边,隐隐的听见水声和笑语。我们微微的谈着,恐怕惊醒了这浓睡的世界。─—万籁无声,月光下只有深碧的池水,玲珑雪白的衣裳。这也只是无限之生中的一刹那顷!然而无限之生中,哪里容易得这样的一刹那顷!   夕照里,牛羊下山了,小蚁般缘走在青岩上。绿树丛颠的嫩黄叶子,也衬在红墙边。─—这时节,万有都笼盖在寂寞里,可曾想到北京……

【冰心散文集】闲情

【冰心散文集】闲情

弟弟从我头上,拔下发针来,很小心的挑开了一本新寄来的月刊。看完了目录,便反卷起来,握在手里笑说:“莹哥,你真是太沉默了,一年无有消息。”    我凝思地,微微答以一笑。    是的,太沉默了!然而我不能,也不肯忙中偷闲;不自然地,造作地,以应酬为目的地,写些东西。病的神慈悲我,竟赐予我以最清闲最幽静的七天。除了一天几次吃药的时间,是苦的以外,我觉得没……

【冰心散文集】笑

【冰心散文集】笑

雨声渐渐的住了,窗帘后隐隐的透进清光来。推开窗户一看,呀!凉云散了,树叶上的残滴,映着月儿,好似萤光千点,闪闪烁烁的动着。——真没想到苦雨孤灯之后,会有这么一幅清美的图画!  凭窗站了一会儿,微微的觉得凉意侵入。转过身来,忽然眼花缭乱,屋子里的别的东西,都隐在光云里;一片幽辉,只浸着墙上画中的安琪儿。——这白衣的安琪儿,抱着花儿,扬着翅儿,向着我微微的笑。……

【冰心散文集】一朵白蔷薇

【冰心散文集】一朵白蔷薇

怎么独自站在河边上?这朦胧的天色,是黎明还是黄昏?何处寻问,只觉得眼前竟是花的世界。中间杂着几条白蔷薇。   她来了,她从山上下来了。靓妆着,仿佛是一身缟白,手里抱着一大束花。   我说,“你来,给你一朵白蔷薇,好簪在襟上。”她微笑说了一句话,只是听不见。然而似乎我竟没有摘,她也没有戴,依旧抱着花儿,向前走了。   抬头望她去路,只见得两旁开满了……

【冰心散文集】介绍一位艺术家

【冰心散文集】介绍一位艺术家

这一小段文字里,并不是要介绍某一位艺术家的艺术,只碎片的要介绍他的“态度”。─—就是我从古往今来许多艺术家之中,特别的佩服赞叹的。    英国名优彭尼士(J.H  Baines)作名优菲尔波士(Samuel  Phelps)的传略说:“他作了剧人四十三年,没有谈话,没有访事的谒见,没有自述的短文,没有赠外人的相片,没有参与过外人的一切宴会。只有帷幕揭开的时……

【冰心散文集】冰心散文:春水全集

【冰心散文集】冰心散文:春水全集

  冰心散文:春水全集】  一  春水  又是一年了  还这般的微微吹动  可以再照一个影儿么  “我的朋友!  我从来未曾留下一个影子  不但对你是如此”  二  四时缓缓的过去——  百花互相耳语说  “我们都只是弱者!  甜香的梦  轮流着做罢  憔悴的杯  也轮流着饮罢  上帝原是这样安排的呵!”  三  青年人……

【冰心散文集】一只小鸟

【冰心散文集】一只小鸟

─—偶记前天在庭树下看见的一件事有一只小鸟,它的巢搭在最高的枝子上,它的毛羽还未曾丰满,不能远飞;每日只在巢里啁啾着,和两只老鸟说着话儿,      它们都觉得非常的快乐。      这一天早晨,它醒了。那两只老鸟都觅食去了。它探出头来一望,看见那灿烂的阳光,葱绿的树木,大地上一片的好景致;它的小脑子里忽然充满了新意,抖 刷抖刷翎毛,飞到枝子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