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无头魂

【鬼故事】无头魂

  今年是我考上社区民警的第二年,我挂片的村子离镇上很远,夏天的一个傍晚,天正下雨,所长突然来电话,要我赶快回镇上,说有紧急任务。我顾不上吃晚饭,披上雨衣,骑起摩托车就往回赶。正所谓天公不作美,雨越下越大,天渐渐黑尽,这是一个无月之夜,摩托车的灯光勉强透过厚厚的雨幕,照亮前方几米远的路,路面已经水流成河。好不容易走了一半多路,刚过一个小山村,就看到……

【鬼故事】城市的大钟

【鬼故事】城市的大钟

  楼梯到这里就结束了,梯子则从这里开始。  第一节梯子很古老,滑溜溜的,叫人不得不小心地用脚摸索。爬过这段梯子后,又是一个新的、更大的奇观——城市的大钟。我看到了时间的心脏。我可以听到快速行走的秒针的沉重脉搏….  一声、两声、三声,一直到六十声。然后突然出现了一种战果,似乎大钟所有的轮子都停止了走动,一分钟的时间就这样被从永恒中……

【鬼故事】女人投河自尽,怨念化为厉鬼,旧情人前来相救,仇怨尽消

【鬼故事】女人投河自尽,怨念化为厉鬼,旧情人前来相救,仇怨尽消

  不知怎地,自从徐凯那日从荷塘边回来以后,就多了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心底有个声音在呼唤着他,要他再去荷塘,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知道这是那位跳水自尽的英儿缠上他了,心里很是害怕,也不敢告诉家里人,于是就去请教村里的一位神婆。这位神婆精通神鬼之事,掐指一算,告诉他,那位死去的英儿姑娘可能是把他当成当年的那个负心人了,要唤他下去陪她。女人投河自尽,……

【鬼故事】午夜电影

【鬼故事】午夜电影

  春天是恋爱的季节,丽与伟也不例外。两个是都属于是那种浪漫的人,下午的时候丽抱怨说没什么好玩的,如果来点有刺激的东西就好了。伟想了想也没说什么,晚上的时候伟电话告诉丽他买到了两张电影票,而且是午夜的恐怖电影。最好还神秘的问丽:怎么敢去吗?丽咯咯的笑着答道:有什么我不敢的到在电影院门口见。  十一点半丽就来到电影院,虽然在这个很冷的北方,街上已经……

【鬼故事】借火

【鬼故事】借火

  老李是一家软件公司的部门主管。最近,公司正在给一个大客户赶制一个门户网站。所有的工作几乎全压在了他们一个部门身上。所以老李最近总是加班。  时间久了,老李不禁心生抱怨:“也不知道老板是在哪里雇用来的员工,还说是计算机专业的,什么都不会,还得我这个主管亲历亲为,加班到这么晚,下次要再加班的话,我一定要向老板要三倍的加班费”,但心里这么想,手中的……

【鬼故事】夜路惊魂

【鬼故事】夜路惊魂

  黎多二十来岁便事业有成,独立经营着一家公司。一晃十多年过去了,黎多已成为资产过亿的大老板。虽说钱越挣越多,可每次回到家,黎多总感觉特别的累,尤其是力不从心,直想躺下一睡不醒。这使黎多有了一种想法,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健康才是第一。如果没有好的身体,健康愉快的身心,钱挣的再多,又有何意义?是该抽出一定的时间好好享受生活,好好放松一下绷紧的神经了。黎……

【鬼故事】诡异的老槐树

【鬼故事】诡异的老槐树

  对于我们这个世界,人类的认识是肤浅的。我们永远无法真正看清这个世界,就好象我们不能隔着活人的皮肉去看清他的骨骼一样。  所以,在你我无法感知的四周,总会发生一些灵异难解的事情,如同在烛火尽头黑暗处的眼睛,无声凝视着我们。  南坪85号是一栋师范学院的家属楼。该楼于五十年代中期建成,木质大梁,一砖到底,分上下两层,每层四户。楼前有一棵硕大的槐……

【鬼故事】宿命木牌

【鬼故事】宿命木牌

  我用力的关掉电视,什么恐怖片?这种对话太无聊,有些恶心,我不能想象一个人被活生生解剖的感觉,太残忍!  我打开电脑开始构思我的一篇恐怖连载,本来已经不打算继续写恐怖小说了,可是许多读者更喜欢看我的这类文字,我感觉很痛苦,有时写到投入时,会陷入自己小说的噩梦中无法自拔,为此,翼总是担心我有一天会疯掉,他永远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孩子这么喜欢在三更半……

【鬼故事】露营惊魂记

【鬼故事】露营惊魂记

  今天是连续假日的头一天,我和班上同学决定要到台南XX五专学校露营,大家到齐之后就搭上公车前往。要去的同学之中,佩芝、淑霖、姿宏是我要好的朋友,一路上我们一搭一唱的谈天说地,突然车子不知为何紧急煞车,车上的同学和乘客们惊吓不已,有些站着的人甚至还滚到前面,车内一阵混乱……  “搞什么啊?”  “怎么啦?”车上的人纷纷问……

【鬼故事】马路中间的鬼孩子

【鬼故事】马路中间的鬼孩子

  午夜十二点的街道上空无一人,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在这个时候,正是许多东西出来的时候。那些人们在白天看不见的东西,慢慢地,慢慢地爬出来……刚应酬完的方正强独自一人骑着摩托车行驶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偶尔一阵凉风经过,使他的醉意有些许消退。今天,对于他来说是成功的一天了,在灌了第N瓶酒后,与K公司的定单终于在对方喝的神志不清……

【鬼故事】半夜洗澡的女人

【鬼故事】半夜洗澡的女人

  林亮和刘强都是“北方联大”01届的新生而且在同一寝室,刚进校时感觉还不错,虽然是郊区但教学楼、宿舍都是全新的,可不久之后他们觉得寝室里太吵了,没什么学习氛围,尤其是室友买了台电脑后更不得了,于是两人决定到外面租房。找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有眉目了,在电塔街的一幢六层楼他们租了二楼走廊最底间,价格便宜阳光充足,而且隔壁就是二楼唯一的厕所,本来是挺方便的……

【鬼故事】少女夏夜院中乘凉遭劫色 惨死之后来索命

【鬼故事】少女夏夜院中乘凉遭劫色 惨死之后来索命

  巫山镇有一个叫严老万的富户,为人善良,与乡邻相处和睦。娶妻姚氏,夫妻俩夫唱妇随,十分恩爱,美中不足的是夫妇俩膝下无子。到姚氏五十岁的时候,一天,门口路过一个郎中,给姚氏把脉后,让姚氏吃了几粒药丸,对她说不久定会有身孕。果然,两个月后,姚氏晨起呕吐不止,每闻油荤就呕吐,浑身乏力。严老万赶紧派人请来郎中,郎中把脉后抱拳对他说:“恭喜严老板,夫人有孕了……

【鬼故事】别乱闯鬼屋

【鬼故事】别乱闯鬼屋

  闷雷滚滚,叶文欢极为烦躁地摸出一根烟,这一天对他来说,实在是不顺至极,先是航班晚点了五个小时,接着连家里的电话也拨不通了。  手机座机全部忙音,秦婉如这女人究竟在玩什么把戏!半个月前在电话里不是说好了大家好聚好散了吗?女儿归自己,市郊的一套别墅和市区的一套房子归她。  可从以前的通话里听来,秦婉如这女人居然还心有不甘。想到这些,叶文欢心中愈……

【鬼故事】人见人怕的鬼桥,寸草不生,他从那带回个女人

【鬼故事】人见人怕的鬼桥,寸草不生,他从那带回个女人

  故事要从很多年前说起,有个山清水秀的村子,这村里出山有二座桥,相距有一里多的路,靠南的那座桥,村里的老一辈人都说那是鬼桥。说那是鬼桥估计也不过分,因为桥的四周可谓是寸草不生,而靠北的那座桥恰恰相反,一片欣欣向荣。至于有什么样的来历,老人们也说不清楚。不过有人说曾看到桥头上有个小女孩,大概5、6岁的样子,在桥上来回奔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跑着跑……

【鬼故事】阎王判他们来世还做夫妻

【鬼故事】阎王判他们来世还做夫妻

  刘老头和老婆桂花年轻时候,是父母包办的婚姻,那时候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两个人一共见了没几次面,就结了婚。婚后,两人生了两个孩子,孩子们都比较听话,只是他们两口子始终脾气不和,经常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嘴。时间一晃过去了几十年,刘老头和桂花都老了,脾气可还都那样。刘老头做事马马虎虎,老婆桂花就爱嘟囔。这天,桂花给刘老头10块钱,叫他去买盐,她要做菜……

【鬼故事】读者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真实发生存在的

【鬼故事】读者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真实发生存在的

  有些事不管你是否相信,它是用科学无法解释的,而它是真实存在的,即便是你不相信,也希望你能用一颗虔诚的心来对待它。灵异故事1:说起唐山大地震大家应该都知道吧,这个事情就是发生在那一年,我们邻村有一个老太太,家里有三个儿子,家里那会儿穷,家里都上不起学,小儿子没上几天学就出去跟着别人去唐山干活去了,具体干什么不太清楚,反正能填饱肚子,还能挣点钱。……

【鬼故事】闹鬼凶宅

【鬼故事】闹鬼凶宅

  我依然记得我曾经住过的一所宅院闹鬼。  我有三个弟妹,除了最小的只有四岁外,其余的跟爸妈天不亮就得下地干活,天不黑回不了家,如此披星戴月只为了糊口,每天回来,身上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只想倒在炕上睡觉,甚至连吃饭的力气也没有了。  我们住的只有两间房,是旧房子,搬来不过半月。爸妈住里间的小炕,我们姐弟妹四人住在外屋的大炕,邻着炕尾的有一道门……

【鬼故事】第三十二条校规

【鬼故事】第三十二条校规

  文是文学院的干部。一天,文在整理一份档案时无意中看到一条奇怪的处罚记录:一九八五年六月,中文系八三届学生王利萍违犯校规第三十二条,遣送回家。文觉得很是奇怪,学生手册上记载的校规明明只有三十一条,文记得很清楚,哪来的三十二条呢,况且这条处罚根本没有提及犯了何事,很是模糊。是不是以前有三十二条,后来给删了一条呢。文很好奇,恰好校学生会里有他的朋友,……

【鬼故事】红眼睛

【鬼故事】红眼睛

  大学毕业后不久我就顺利在sh这个大都市找了份很理想的工作。都市生活节奏很快,工作量也很大,几乎每天加班,好累!一直住在公司的宿舍里,5个人一间房没自己的空间,我要搬家。可没想到找房子这么累,不是太小就是太贵,算了先回去吧,慢慢找。真要回头往回走却看到我旁边的电线杆上有个租赁广告招租:新区南路246号大院404,两室一客,空调;冰箱;电视具备,客……

【鬼故事】别往上看

【鬼故事】别往上看

  我看见另一个自己飘浮在天花板上,漆黑的长头发垂下来,舞动得像招魂幡……1、见鬼“子默,我快要死了。”  曾姜说这句话的时候,方子默正在洗头,伊卡璐的泡沫很丰富,揉了满头满脸,使她看上去就像一朵心花怒放的蒲公英。  “你胡说什么呢,曾姜!如果人能够预知自己的生死,就不能称之为人了,而是神仙。”方子默不以为然地说。  “不,我说的是真的。”曾……

【鬼故事】奶奶临终时,突然有了阴阳眼,看到了消失多年的孙子

【鬼故事】奶奶临终时,突然有了阴阳眼,看到了消失多年的孙子

  中国有句话,说“升米恩,斗米仇。”在他困难时,偶尔帮他一次,他会感激你,但你若是孜孜不倦地给他帮助,他就会依赖你,把这当成理所当然的事,一旦停止接济,不仅不会感激,反生怨恨,轻者老死不相往来,重者背后捅刀,以怨报德。  这个故事发生在民国初期,在县城里,有一个外省人开了家小面馆,生意挺红火,夫妇二人整日忙上忙下,赚些辛苦钱。  一日,这个叫刘……

【鬼故事】夜半梳头

【鬼故事】夜半梳头

  一。神秘的黑影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某市高等医院的仪器在不停的响着。这时,正在值夜班的莉莉正在走廊里巡视,突然,一个黑影闪过走廊的拐角处。这已经是莉莉这几个星期所困扰的事了,这个黑影已经出现过好几次了,刚开始的几次她并没有在意,但是在出现过好几次之后,莉莉想到,今天是星期四,她开始回忆,突然间她发现,这个黑……

【鬼故事】阴阳间

【鬼故事】阴阳间

  [会员注册]  [找回密码]  [投稿须知] [我的购物车]  首页 > 网文搜罗 > 阴阳间(最惊悚恐怖鬼故事参赛)阴阳间(最惊悚恐怖鬼故事参赛)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推荐人:马里奥 发布时间:2009-03-12刚解放那回,人的情感还是纯洁的。越是古老的镇子受外界的影响越小,人自然也是。闻说镇子里最老的……

【鬼故事】布娃娃的故事

【鬼故事】布娃娃的故事

  傍晚,林强一脸疲惫的把卷闸门关上,这是一家杂货铺,主要经营着一些日常用品,平时这个时候林强都在啃着馒头吃着泡面守候到深夜十二点才会回家。  但是今天不一样,对他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因为今天是他宝贝女儿生日,他必须赶在二手玩具店关门以前买点礼物回家,林强家境并不富裕,他经营杂货铺一个月下来赚的钱只够花而已,林强老婆小英帮人打工一个月也赚不到……

【鬼故事】发财了

【鬼故事】发财了

  南阳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小村庄,但是它的出名并不是因为浓厚的历史色彩,却是因为一只鬼。住在南阳村附近的百姓都知道,村子里有一处荒废的院落,每到晚上的时候院子里就会出现一个鬼,那鬼一般不出来吓人,只是在院子里那颗老槐树下站着或坐着,除非有人靠近院子他才会露出狰狞的面目把人吓走。刘文才是个饱读诗书的秀才,虽然家境不好,但是他平时也爱好游山玩水,骑着一……

【鬼故事】无事莫要算命卜卦,惹恼卦神薄了命,省下卦金更是大难临头

【鬼故事】无事莫要算命卜卦,惹恼卦神薄了命,省下卦金更是大难临头

  不知从何时起,办公室里的一群娘子军迷上了算命,每天叽叽喳喳,时不时就听得“哎呦,你这面色不好啊, 找人看看吧”,或者是“阿英呀,咋还不找对象哩?我给介绍个阿婆你去算算,看姻缘啥时候到?”……故事:无事莫要算命卜卦,惹恼卦神薄了命,省下卦金更是大难临头我尽力将这些当做鸟叫,充耳不闻,可是等到我唯一的“战友”国栋也神采奕奕地加入了“算命”大军后,我就无……

【鬼故事】九叔讲故事:善恶到头终有报!

【鬼故事】九叔讲故事:善恶到头终有报!

  九叔讲故事:善恶到头终有报!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某年七月十七,刘三正在一家饭餐店吃早餐。这时,从外面来了一个算命先生,大约五十来岁,进来就坐在刘三的对面。老板见来了客人便连忙过来招呼:“先生!吃点什么,大碗还是小碗”老板说。“来碗素面,小碗的”算命先生笑着对老板说。不久后,一碗热腾腾的素面就做好了。算命先生不紧不慢地吃着,大约过了十……

【鬼故事】鬼女网友

【鬼故事】鬼女网友

  我和她刚刚在网络里相识,又在现实里约会。第一场雪过后,我邀请她去北面水库边,一起赏雪景。  我给她拍照,我发现拍出来的她更加漂亮,就是照片中的她很像纸片上画的一样,有些飘忽不定的感觉,有时一阵风吹来,她都会起了皱褶,所有的雪花落在她身上,马上就滑落到地上,她还总是说她冷,我大胆的握住她的手,冰冰冷,没有一点温度。  我拿着相机去冲洗点冲洗照……

【鬼故事】租屋里的诡异镜相

【鬼故事】租屋里的诡异镜相

  叶紫去广州看她的男友乔生。自从公司一纸调令将乔生派去广州分公司后,叶紫就像一只没有脚的鸟儿,来往飞于上海广州两地。广州气候潮湿,瓷砖地板上阴凉地泛着潮意,卫生间的天花板上氲出灰蓝色的霉痕。叶紫把深咖色紧闭着的窗帘“刷”一下拉开,房间里顿时暖亮了起来。  叶紫去洗了个澡,换上一身紫霞云纹的真丝连衫裙。乔生看着叶紫,眼神温柔无限,有一种莫名不舍的……

【鬼故事】古宅讲鬼之荫尸

【鬼故事】古宅讲鬼之荫尸

  雨还在继续,滴答声不绝于耳。  室内静得吓人,刘阳把一杯热水放在我手上,小声说:“喝吧!看你在发抖,是冷了吧?”  我感激地冲他笑笑,没想到他倒是个体贴的男人,以前倒是忽略了。我紧握杯子,里面的热度让我紧张的心情得到了少许安慰。  我又看了看窗外的阴霾,心想该回家了,洗个热水澡,钻进被窝,那是多么令人舒服的感觉。  突然,咔嚓一声惊雷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