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小说】生命流程(下)

【现代小说】生命流程(下)

  她踮起了脚……  叶明国身上肮脏的气味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瞬间袭击了她,接着她的双臂被叶明国死死地钳住。星光也在眼前?怎么不是平日里仰头看的那种?怎么在脚下乱转……  若干年后的叶明国到布拉家买挂钱,依然一副功臣状:要不是我,你早喂鱼了……操,那个龟孙儿赵树森,答应我两瓶酒的,到他死我也没看见……  原来,那瓶敌敌畏早就用完了,娘在那个瓶子……

【现代小说】短篇小说:峰回路转

【现代小说】短篇小说:峰回路转

  深秋的一天上午,曹先生一走进厂大门,远远看到身材魁梧的耿厂长站在“厂办”门口,愁眉紧锁,不断地“喷云吐雾”,好像心绪不宁,有什么心思,又像在等什么人。  “小曹,等了蛮多辰光,我找的就是你,有要事商量。”“一厂之主”有请,还有啥话讲?  起初曹先生“想当然”以为厂长会把他领到办公室“促膝长谈”,谁料他只是把曹先生带到旁边的职工自行车停车棚,……

【现代小说】奇怪的天窗

【现代小说】奇怪的天窗

  我的故乡是一座拱桥卧波、民风淳朴的千年古镇。坐落在河网纵横、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一条汩汩流淌的运河,穿镇而过,将小镇分成南北两爿,斑驳陆离的石砌拱桥将对岸相连。河流既给小镇提供水源,又方便舟楫,加强了各地的货运往来,促进了古镇的繁荣。  小镇处在四通八达的江海要冲,所以,一年四季运河上各类南来北往载着旅客、煤炭、木材、农俱、日用百货的汽船、拖……

【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七章

【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七章

  《第七章》  小王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姑娘,活泼健谈,开始,她把陈瑜当成客户,向她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萤火虫”公司的创建和发展。  “萤火虫”公司是李小山白手起家,一手创办的,经过八年的拼搏和努力,已经成为本土最大的服装产业集团。集中生产和销售中高档品牌西服、衬衫、休闲服、茄克、西裤、羽绒服等。其中西服在生产上采用从德国、日本、意大利引进的……

【现代小说】 斗地主

【现代小说】 斗地主

  一从前,在一个偏远的小镇里,一对双胞胎兄弟诞生了,老大叫余二斗,老二叫余三斗。他们家世代务农,父亲只希望孩子们健健康康,能吃饱、穿暖就成,也不奢望什么大富大贵了,所以就给孩子们取了这样的名字。意思是家里常年余粮有个两三斗就行了。这兄弟俩长得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外人很难分得清,有时甚至连他们的老娘都会弄错,因此常常闹出笑话。尽管如此,这两个孩子除了……

【现代小说】木瓜树下的我们:第三章

【现代小说】木瓜树下的我们:第三章

  第三章:少年时光远  我猴子一样飞快地蹿下小楼梯,跑到外间,我揉着睡眼看到母亲正在收拾煤火盘,昨夜雨已经停了,屋外的大水盆又接满了明亮的无根水。我傻傻的问了一句,妈,南苼呢,他去哪儿了。  母亲轻轻地说,你爸爸和外公外婆刚刚送他回家呢。  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衣服也来不及穿,披着一头杂草就往南巷子赶。  肖家大门外聚集了很多花果园村里……

【现代小说】梨花在这小小的村落里传开

【现代小说】梨花在这小小的村落里传开

最近,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小小要结婚了。  这爆炸性的消息一经传出,就在这小小的村落引起了轰动。结婚这事本没有什么可稀奇的,稀奇的是小小要结婚了。  小小,并不小,是一个奔四了的体格强健、透着成熟男人气息的纯爷们。  关于小小,人们谈论得最多的,是他与香香的离婚。10年前,香香突然撇下他和儿子爷俩出走,让一个完整的家庭顿时四分五裂。他极力挽留……

【现代小说】聪明可别用错了地方

【现代小说】聪明可别用错了地方

  漂亮的刘昕悦从服装设计学院毕业后,如愿以偿地进入市服装“艾思奇”设计公司工作。 设计师的职责是:在总经理室的直接领导下根据公司目标及品牌发展规划来进行设计工作; 与版房、生产部一起合作,进行修改,调整直到生产的工作完成; 与产品部、销售部密切合作、沟通,达到与市场贴切的营销目的。工作不到半年,刘昕悦对公司运作了如指掌。她踌躇满志、好高骛远,不想分到手……

【现代小说】爱的神奇力量(小说)

【现代小说】爱的神奇力量(小说)

  “肝癌晚期!”医学诊断报告上赫然写着。熊峰拿到父亲的检查报告一看,这几个字眼,不啻晴天霹雳,泰山压顶。顿时,眼前一黑,瘫软在地。一家人哑然失声,熊峰抱着母亲嚎啕 大哭起来:“妈!这可怎么办咯?”“儿哪!老天爷不公平啊,你爸辛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供你上大学,给你买房,结婚。还没来得及享一天清福,阎王爷就要招他去 。老天啦!你开开……

【现代小说】家,从来都在

【现代小说】家,从来都在

  感冒一周了。  打针,吃药。我是好孩子,我勇敢,我不哭。病魔被我们打跑了。  妈妈说:“看这欢腾劲儿,明天就可以上学了。”妈妈这话是说给爸爸听的。爸爸回家取单位的表格,走到门口了,听这话,就笑眯眯的回头看我。我爬上沙发,使劲跺脚吓唬他们:“我是大老虎,啊—呜—”爸爸就笑,妈妈也笑,楼板也配合着跳跃了。笑容忽然就在爸爸……

【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四章

【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二天晚上,沈冰终于醒了,李小山稍稍松了口气。但沈家不依不饶,经过教育局和公安局的多次调节,都没有达成协议,最后交由法院裁定。  出事后的第四天,北方下起了第一场秋雨,飘飘洒洒,如烟如雾,无声地飘落在城市的楼宇上、甬路旁的草坪上,淋湿了地面,淋湿了草木,也淋湿了李小山的心。  李小山把自己关在单身宿舍里,他悔恨至极,悔自己缺……

【现代小说】门前流过一条河

【现代小说】门前流过一条河

太阳爬上东山坞,光辉就撒满清水涧,一条金灿灿银晃晃五彩斑斓的河。  杜家汀就在河北岸绿林深处,祖祖辈辈依河住着。  入夏了,青蛙聒耳,鸟鸣蝉噪。大闺女小媳妇们挽起裤腿子,白藕一样的腿浸在河里,嫩脚丫踩着粉红的沙,抖开瀑布一样的秀发在河里洗,嬉笑嗔骂声浪浪地荡漾在河里。河水亲亲地吻,脚痒痒的,心也痒痒的。男爷们扛着犁耙家什拉着大黑驴从田埂上下来,……

【现代小说】梦醒时分

【现代小说】梦醒时分

  昨日,因吃完晚饭还尚早,就随手拿了一本书,来到客厅里,欲再看一会儿。到了客厅才发现,另外两位好友坐在一起(因为在实习期间没有工资,所以只得与另外两位一起实习的同学合租了一套出租屋),似乎在嘀咕什么事,自己因隔太远,没太听清,便走近了,想要一问究竟。刚走进,拍了一下其中一人(刘曲)的肩膀,算是打招呼,谁知那人便是像是着魔了一样,一下子跳起来,竟把……

【现代小说】父与子

【现代小说】父与子

  我是上午十点钟下飞机的。候机楼外,李仲已经等了我一个多小时了。我们是十多年没见面的老同学,这次,听说我要回来,他主动提出来机场接我。我们拥抱,互相擂了对方好几拳后,他才打开车门,请我坐在了副驾驶室。上车后,我才发现后面一排坐了一个帅气的男孩子和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大概十五六岁,样子很亲昵。看到我在打量着他们,男孩对我笑了一下,叫道:“陈叔叔好!”……

【现代小说】归 途

【现代小说】归 途

  我的家乡位于陕西南部一个偏远落后的山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村里的青壮年每年都挤破脑袋到山西、陕北的煤矿去揽工,村里成了老人,妇女和儿童的驻地。近年来,出去的人更多了,相当家庭都举家外出,村里一年四季空荡荡的,难得见到个人影。  然而,寂寞的山村在年关和春节的那几天却是十分闹热的。山村民俗十分浓厚,村子里的人每年无论身在何地、无论光景如何……

【现代小说】想入非非

【现代小说】想入非非

  一个冬日的晌午,张师傅圆满完成了在南通树脂厂仪表修理任务后,踌踌满志走在返回半导体器件厂的路上。  这条路处于市郊,三十三年前,还比较偏僻,车少人稀。周边远处全是光秃秃树林枝桠掩映下,一片片低矮的灰色村舍,近处一畦畦的农地里种满卷心菜、大白菜、白萝卜等疏菜,或青翠碧绿,或绿黄相间,在这朔风凛烈、彤云骤起的严冬,阡陌纵横的田野,一扫萧杀寂寥之气……

【现代小说】马罗大叔

【现代小说】马罗大叔

  星期六回到家中,刚落坐,母亲说:“你马罗儿叔不在了。”  “什么时候?”我问。  “昨日夜里,还弄不清辰时卯时咽的气。”母亲叹了口气,“今日清早人才发觉。”  这也许不奇怪。一个老光棍儿,夜里独自一个人睡在窑里,死一百次,大约也不会被谁及时发现的。尽管这样想,我的心里仍然禁不住悲哀起来了。  “啥病也没添,昨日后晌还在村里转悠。这倒好,……

【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十章

【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十章

  《第十章》  李小山的突然离走,让方晴倍感蹊跷,她猜测一定是父亲从中做了手脚,于是大动肝火,扬言翻遍地球也要把李小山找回来!  两年后,方晴终于见到了李小山。此时,李小山的公司已经初具规模,人也变得自信干练了,让他更增添了一份男人的魅力。  可是,方晴没有想到李小山坚决地拒绝了自己的感情。为了说服她,李小山把自己的境遇一一告诉她。他还说,……

【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六章

【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六章

  《第六章》  十二年后的一个暑假,陈瑜到C市参加全国教育系统经验交流会。会上,一位身为“萤火虫”公司的董事长首先走上讲台,他一瘸一拐的走姿引起了与会代表的兴趣。大家搞不懂主办领导的意图,为什么请一个和教育毫不相干的人物做教育报告,而且是个长相可怕的瘸子。  然而,这位年轻的残疾董事长面对台下的欷歔声不急不躁,侃侃而谈。就目前中国教育的现状做……

【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一章

【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一章

  《第一章》  当乔一睡眼惺忪地赶到医院时,已是午夜时分。手术室外,李小山遍身血迹,喃喃自语:“我闯祸了,乔一,我闯祸了……”  “小山,看着我,别着急,慢慢说!”乔一抓住李小山的手,努力让他冷静下来。  “沈冰……我的一个学生……掉进枯井里,摔坏了……乔一,你去看看,有没有……危险!”等在手术室外的李小山越想越后怕,脑海中不时闪现出深井甲……

【现代小说】战友之间

【现代小说】战友之间

  回城后,老陶逢人介绍说,江师傅与他是50年的战友。其实他们的关系并不和谐,更不用侈谈亲密。充其量磕磕碰碰在农场共居一室,生活了三年多,仅此而已。其他几十年,各人都有自已的生活舞台和人生轨迹,基本上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井水不犯河水。  老陶仰仗通中毕业,与人们对名校的迷信,恃才自傲,目空一切,压根儿瞧不起江师傅这样的凡夫俗子。  此人自命清高,……

【现代小说】神奇的“模拟画像师”(小说)

【现代小说】神奇的“模拟画像师”(小说)

  吴国柱是八六届省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大四的学生。这年5月份他毕业实习的奉和县新铺中学,发生一起犯罪嫌疑人凌晨三点闯入女生宿舍强奸案。吴国柱根据受害学生描述的模糊特征,平生第一次画出了一张嫌疑人模拟画像。及时成功帮助公安局侦破此案,让强奸犯得以伏法。这件事立即轰动了整个县城,得到了南江市公安局嘉奖,随后,应市公安局请求,吴国柱被分配到刑侦队技术科成为一名模……

【现代小说】梦想从来不一样

【现代小说】梦想从来不一样

  梦想从来不一样文/天真无邪孙彻第一个注意到了这个女生的不同寻常。头占身体比例超乎寻常地大,齐耳短发,清秀沉默,坐在后排角落。某次数学考试一道填空题,用1、2、3三个数字组成一个最大的数,全班五十多个学生,只有苏薇写了2的31次方。那年他们上小学二年级。他不会理解小学里那个严厉寡言的数学老师对苏薇超乎寻常地喜爱。直到初中学到次方后,孙彻……

【现代小说】木瓜树下的我们:第一章

【现代小说】木瓜树下的我们:第一章

第一章:木瓜树下  十一岁那年的夏末,蓝巷子约会了秋初,花果园万花齐放,我初遇了与我同年的白杞。  那天,父亲的生日聚会上,父亲的书房迎来了很多客人。听母亲说,大多都是父亲大学时候的师生朋友。门庭若市,有诗人,有作家,有画家,有编辑,有退休的老教授,有佛教徒,有来自遥远地方的旅游者,男男女女,老老幼幼,高矮胖瘦,穿着各异,都是叫不出名字的服装,……

【现代小说】古柏树

【现代小说】古柏树

第一章  老村支书王耀祖一大早,就扯着他牛哞的喉咙铜钟般的声音站在河堤上,像歌迷对大山练嗓子,这是他几十年的习惯,双手扩在嘴前像扩音喇叭,实际上也就是扩音喇叭,这是他几十年的姿势。村委会五年前已经安了广播,广播室设在村房,喇叭挂在村后半山腰上的一棵古柏树上,这棵古柏树似蘑菇伞,足有五百年历史,枝叶繁茂,苍翠如滴,似沧桑的老人,又似婀娜多姿的少女。……

【现代小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小小说)

【现代小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小小说)

  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办事沉着稳重的庄怡燕,竟然会在出差瓷都回来的公交车上,被小偷扒去了手机。她回忆说:“汽车到站下车,因为终点站下车的旅客较多,我只顾护着行李箱中的名瓷器皿,有人碰了我一下,挤上前面,我没有反应过来。嘿,这该死的扒子手!” 因为采购的特产物品较多,两只手没有闲着,所以到家后才发现手机丢了。小燕坐不住了,按照网上的有关提示,她赶紧办理……

【现代小说】养猫的老母亲

【现代小说】养猫的老母亲

  在一个村子里,有一个老母亲走到部队门口带着忧虑的眼神看着这座军区大楼,守门员已经几次问他进去还是走但他就是不理。只有一只小猫不厌其烦地守在旁边,老母亲时不时会摸一下猫或用折扇扇这只小猫。终于他迈开脚步进去了,小猫也形影不离的跟着。一、工作不要钱“你来啦老何”一位工作人员和气地说。“嗯,我找王政委,他在吗?”“在。”老母亲一见到王政委,王政委……

【现代小说】今夜真丢人

【现代小说】今夜真丢人

  我的朋友苟子君,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最近,他的一部长篇小说荣幸在全国获了个大奖。  苟子君这一下也算终于为自己争了口气儿,为他生活的这个地方“扛”回了一个“国牌”,这可是在这个叫“葛坪区”的地方从未有过的。  领奖归来的第二天上午,苟子君就接到领导打来的电话:“苟子君啦,为了祝贺你获奖,今晚上在临江大酒店为你庆贺。区里分管我们文学艺术的领导亲……

【现代小说】活着就好

【现代小说】活着就好

  这天,大约是下午四点钟光景。有个赤膊男子骑辆破自行车,“嗤”地刹在小初开堂门前的流水沟里,不下车,脚尖蹭地上,将汗湿透的一张钱揉成一坨,两手指一弹,准确地弹到小初开堂的柜台上。  “喂。猫子。给支体温表。”  猫子愉快地应声“呃。”去拿体温表。  收费的汉珍找了零钱,说,“谁呀?”  猫子说:“不晓得谁。”  汉珍说:“不晓得他叫你猫子?”  ……

【现代小说】付出

【现代小说】付出

  为了攒学费,贫穷的小男孩霍华德·凯利不得不一边上学,一边替报社打零工。  某个傍晚,已经送了一整天报纸的凯利饥寒交迫,但摸摸兜里仅有的一角钱,他不得不沿着街道慢慢往家走。  天色越来越暗,凯利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饿晕了,迫于无奈,他决定向一户人家讨口饭吃。可是当年轻的女主人打开门时,他却又害羞了,只低声说想要口水喝。  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