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写一个春天給你

【故事新编】写一个春天給你

  立春后,每天阳光灿烂着,偶尔抬头看天空,都有点刺眼,阳光就这么明晃晃地照啊照。午后,立于回廊上,扑面而来的春风暖乎乎的,风里已裹着松融泥土的气息,路边的草地上零星冒出几点新绿了。啊!春来了,一切都欣欣然。  天涯那个,心底最牵念的人啊,春天来了,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一个春天的约会。那么,请放慢你的脚步,择一日,归来,和我一起去春天里吧。 ……

【故事新编】男人的坟墓

【故事新编】男人的坟墓

  这是一个大年三十的晚上,家家灯火通明,围在一起吃着团圆饭。烟花爆竹噼里啪啦的响着,天上一朵朵火树梨花开了又开。在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欢喜时刻,天蓝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没有回家过年,虽然今年的假期比往年还长些。此刻他正站在十一楼的楼顶上,手里提着一瓶酒,又是哭又是笑的。风轻轻地吹着,为本就寒冷的夜晚带来更多的凉意,但天蓝却仿若未觉,依旧歇斯……

【故事新编】姐姐

【故事新编】姐姐

  母亲生了四个女儿,但活下来的只有一个,她就是我的大姐姐。她下面的两个妹妹都夭折了,一个患的是“四六风”,即在出世第四天或第六天时,患上一阵象中风样的病,最终抽搐而死。在当时,医学苍白无力,对这种在今天看来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却束手无策,解放前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时候,这种社会现状也不难理解。  一连夭折几个骨肉,母亲的悲伤可想而知。三个女婴的丢失,让……

【故事新编】严禁舒服

【故事新编】严禁舒服

  毛主席逝世后,生产队里召开了一次社员大会,人头如萝卜一般,密密地种满了一坝。妇女主任感慨:“人活在世上好造孽(可怜),连毛主席,本来打主意活一万岁的,都说死就嗙珰一声死球,何况我们!”女人们早就准备好了现成的眼泪,整装待发,随时流给大家看,这时候,就开了闸,流得汹涌澎湃,惹得男人也忍不住跟着呜哇了几声。  哭够了,妇女主任又发言:“从前是伟大……

【故事新编】叶子对树的爱

【故事新编】叶子对树的爱

  我始终认为,后来,父亲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些爱,都是虚情假意。为什么这样说呢?这要缘于十几年前发生在我们之间的一件事。  那年,我五岁。快过新年的时候,出外打工的父亲从黑龙江海林市回来了。父亲看到我,分外亲热,一把将我搂在怀里,用他那胡子拉碴的嘴不停地在我脸上摩挲。而我,则本能地要从这个“陌生”男人怀里挣脱出来。  父亲常年在外,年幼的我对……

【故事新编】欠债不还钱

【故事新编】欠债不还钱

  (一)  此文提笔第一句,亲爱的朋友,假如你是一个老师,你最怕你的学生怎么做?是打架、逃学、不交作业,还是其他。说了你可能都不信,我最怕的是学生给我借钱。  有句话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可是我的那帮学生呀,我教他们一个学期才混熟呢?他们就弄得我狼狈不堪。一开始,有学生给我借钱,我还是比较相信他们的,不管男生女生,不管成绩好坏,说……

【故事新编】惊梦(小说)

【故事新编】惊梦(小说)

  窗外的风呼啸着,料峭春寒使难以入睡的我内心不禁打了个寒战。想着单位即将进行全国最后一拨定岗定编人事制度改革,心潮起伏,久久不能成寐。到不是担心工作能力差落聘,无论作班主任还是授课,在同行当中都数上乘。可是不谙世事的我多年来把全部精力都投在学生身上,不注意处理不好人际关系。又不懂得谄媚结交“权贵”。清贫得又没有“银子”来进行权钱交易,此次人员大量……

【故事新编】对不起,我不是你的天使

【故事新编】对不起,我不是你的天使

  『楔子』  你曾说我是你的天使,带着一双洁白的翅膀。  我曾说你是我的恶魔,带走了我生命中的一切。  当生命终结了,当你选择离去了,我是否该选择放弃?  对不起,曾经你一度以为的纯洁天使。其实,只不过,是一个邪恶的魔鬼。  对不起,曾经你一直以为是在梦幻的仙境里。其实,只不过,是一场噩梦。  对不起,我给不了你什么。我能给你的,只是……

【故事新编】本拉登究竟多富,偏走常人难以理解的道路

【故事新编】本拉登究竟多富,偏走常人难以理解的道路

  本拉登也是世界人民所熟知的一个人物,他和中东一些枭雄非常相似,西方世界是非常痛恨他的,很多西方国家都想将这个人物杀死,特别是美国,不过美国最后的阴谋也得逞了。今天我们不谈本拉登的是非成败,一起来看看本拉登的另一重身份,本拉登的着这重身份,从事的工作是很多人都难以理解的。本拉登的另一重身份是一个富二代,而且还出身豪门。本拉登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上大学……

【故事新编】谢杏芳吻别林丹!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故事新编】谢杏芳吻别林丹!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一个叫卓伟的家伙,不仅仅掺和娱乐圈,还渗透到了体育界。林丹在外面出轨的一幕,也被拍了个正着。当初,林丹一口一个“阿芳”的叫着,奢华无比的婚礼,海誓山盟的婚词,难道都忘到脑后了吗?没办法,在名利场,在今天这个灯红酒绿的是非之地,林丹和谢杏芳的婚姻,其实本就不牢固。因为诱惑太多了!林丹帅气,多金,名气大,而且正值青春,眼睛里经常看到更美的,更漂亮的,更……

【故事新编】一滴水的故事

【故事新编】一滴水的故事

  有这么一滴水。  它诞生于一场洪水之中。它亲眼看着它的家族,冲毁农田,破坏房屋,残害生命。他对这一切感到很愤怒。所以,它下决心要做一滴善良的水,一滴能得到幸福的水。  于是,它踏上了寻找幸福的旅途。  它时而隐在小溪里,时而骑在云朵上,时而变成雾,时而变成露珠。它想尽了各种办法,却没有找到幸福。  它隐在小溪里的时候,有一个勤劳的农妇想……

【故事新编】院里的桃又甜了

【故事新编】院里的桃又甜了

  一  十一岁的叶青认为自己是恨那女人的,不是因为那女人暗黄的皮皱巴巴地耷拉在骨头上,没有大肚弥勒的慈眉善目;不是因为那女人把瓜果饼干藏起来,发霉了也不给叶青吃;也不是因为叶青和表弟打架时,那女人只把她这一小只拎到院里罚站;而是因为那女人害叶青父母离异,害她没了家。难道不该恨她吗?该的。叶青攥紧小小的拳头,纵使那女人是她的爸爸的妈妈。  她从……

【故事新编】我不是精灵:第三章

【故事新编】我不是精灵:第三章

  (3)  我心里闹死了,他却有心情咂摸那些字句。他大概想不出更着边际的话了。我真的要走了,不然我会让眼泪流出来出自己洋相。  但他按住了我的手,眼睛却不看我。随后我听他说:“谢谢你!……”  他把这三个字吐得那么重,不这样,似乎这三个字就不可能从百感交集中挣脱出来。  他又说:“我们找个地方单独谈谈好不好?在这里,我怕自己激动起来不成体统。……

【故事新编】高僧

【故事新编】高僧

  九十年代初,我高中毕业,单枪匹马到省城找工作。每天混迹劳务市场,偶尔运气好才能抢到活干。当时举目无亲,带的钱又少,有段时间窘迫到连房子都租不起,只能白天挨饿晚上以公园长椅为家。有一次在城郊小梅山脚下打工,半山腰有座小庙,我决定去问问前程。庙里主事的和尚是个瘦高个,老得眉毛都白了,目光却很有神。我怯生生地问:“大师,我来这里打工一直不顺,现在身无分……

【故事新编】外遇,就是一只扣着的碗(深度好文)

【故事新编】外遇,就是一只扣着的碗(深度好文)

  安徒生童话里有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萧条的夜晚,一对老年夫妇在他们贫寒的小茅屋里说,遵守上帝的戒律不去犯罪,那是富人们的事情。谁还会在吃饱穿暖的时候还去做那些上帝不允许的事情呢?  上帝听到了他们的抱怨,于是派一个天使把他们接到一个富丽堂皇的房子,房子外面是美丽的花园,里面有温暖的壁炉,点缀着银质的餐桌。天使告诉他们,主人要你们在这里尽管住下去……

【故事新编】关羽的故事

【故事新编】关羽的故事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上下面,人们不用种地就可以吃粮食。这粮食一多,人们就不拿它当回事了,连小孩的屁股垫儿都是烙的白面饼。这事儿不知咋传到天上去了,玉帝打发一个天神下凡打探虚实。  天神下凡后,变成一个要饭的老头,来到一家门口,大爷大奶的招呼了老半天,出来一个中年妇女,拿着一张白面饼对他说:“给你吧,这是我们小孩儿的屁股垫儿。”天神又到另一家……

【故事新编】“黄昏恋”里的平凡爱情

【故事新编】“黄昏恋”里的平凡爱情

  在南京市汉府街有一对“可爱”的老夫妻,老奶奶骑着矮小、便携式电动三轮车,老爷爷骑着自行车改装的三轮车,从汉府街沿着总统府门前的路,一路往西慢悠悠地骑行,不时进行言语交流,看上去十分惬意。  照片中的于华奶奶87岁,老伴韩建华85岁。于奶奶的丈夫和韩爷爷的妻子分别在1990年和1995年因病去世,本以为要孤单度过晚年的二人,却遇见了彼此。  ……

【故事新编】一条手链的流浪

【故事新编】一条手链的流浪

  流浪,是一个人的事情,即使傻傻的站在原地等,没有等来要等的人,也是流浪,只是这一刻你站在那里而已。  没有人相伴,就是流浪。这是一个关于一条手链流浪的故事—-没有被人一直戴着,它在流浪。  它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只记得自己醒来就躺在一个透亮的玻璃柜里,每天看着或一对对恋人手拉手经过,或某人短暂停留对它评价,或一些人拿起它再放下。……

【故事新编】空杯、空船、空篮、空碗、空瓶,5个小故事,人生大智慧

【故事新编】空杯、空船、空篮、空碗、空瓶,5个小故事,人生大智慧

  01  故事一:空杯心态  有位学者,向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禅师问禅,却一直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的观点。  老禅师默默无语,以茶相待。眼看茶水就要满了,老禅师却还是不停下来。  学者着急地说:“别再倒了,马上就溢出来了!”  老禅师不慌不忙的说:“你就如同盛满水的杯子,装满了自己的成见和看法,让我如何对你说禅呢?”  人生,需要海纳百川的胸襟……

【故事新编】抽烟那点事

【故事新编】抽烟那点事

  抽烟有害:根根柱柱抽抽扔扔手手都是人民币,丝丝缕缕吸吸吐吐口口皆为尼古丁;诚信戒烟:信是人言本应取信于人须言而有信,烟乃火因常见抽烟起火该因此戒烟。——题记  我与老乡李月胜、张礼香、李新翠、邱菊于1993年8月25日被分配到粤西山区一个偏远乡镇当老师。  学校安排我上初一两个班的地理和初二(1)班的语文课。学校考虑到,我不会说粤语,再加上……

【故事新编】张二赖的前世今生

【故事新编】张二赖的前世今生

  张二赖,是岳阳镇张家沟村人,可他和张家沟的张姓一点关系都没有。张二赖,祖籍山东。那一年,山东闹饥荒,张爷爷一头挑着张二赖,一头挑着一捆稻草,来到了黄土高原。又累又渴又乏的祖孙俩实在走不动了,偏又走到了五百年前是一家的张家沟,就住下了。这一住,就是五十多年。  张二赖,本名就是张二赖。来到张家沟时,张二赖才一岁多,本没有名字。村里的大爷大娘看着……

【故事新编】我不是精灵:第一章

【故事新编】我不是精灵:第一章

(1)  那事过去十年了。许多人说我几乎是一夜间长大的,从那事以后。  当时我在一个旅馆房间里等我爸,他走了进来。  他不高,眼睛很逼人。他在想:她是谁?年轻到了傻呼呼程度的一个女孩——十七?十八?……差不多,我刚满十九。他还想:老萧蛮子那副脸模子长给一个女孩倒相宜了。老萧蛮子是我爸的别名,他写打油诗时用的。假若我爸和我妈没分居,假若旅馆不客……

【故事新编】土屋的小男孩

【故事新编】土屋的小男孩

  (一)  一条油路通往东南西北,北侧有几座小山相连,山下面有排排的土屋和砖房,而路的南侧比北面的路高很多,你想把南侧的景色看得清楚,那你必须穿过油路,走近南侧,因为南侧的住房离油路边比较近,所以,挡住了你的视线,你只能再往南走几排的土房,才能看到南面的全景。  最前边是一片树林地,林地被大河浸泡,很多树被泡的东倒西歪,河水明亮耀眼,近处没有……

【故事新编】风波

【故事新编】风波

  东方红小学,四年级(一)班教室。  班长王微坐在自己的课桌前,正在认真阅读着一份少先队报。今天是星期天,可是王微仍然坚持学习着队组织的精神,领会着队领导的指示,还时不时在小本子上做着笔记。  像这样放弃休息时间来自习,王微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了,深入的学习带来的是卓越的口才和敏锐的思维,在校演讲大赛上崭露头角的他,被班主任认定为是个懂政治、……

【故事新编】时光与狗

【故事新编】时光与狗

1  安利全老人没想到他就这么轻易地把一个婴儿的躯体抱回了家。当他缓缓地弯下了腰,双膝跪在冬天冰冷的雪地上,双手几乎是颤抖着从它的腹部用力一携的时候,它就轻轻地托在了他的手心里。  安利全老人右手托着它绵软的肉体,左手抚摸着它四肢朝上的肌肤,打量着,爱抚着,就在雪瓣进入眼眶的一瞬,将它揽入自己温暖的怀抱。蓝色的棉袄敞开了一道豁亮的缺口,它的里面……

【故事新编】我不是精灵:第二章

【故事新编】我不是精灵:第二章

(2)  连他的妻子都不认得他了。他通知她送些冬衣来。她茫然地在狱门口东张西望,直到他叫喊,她还不敢往上迎。他提出看看女儿,她不肯,说女儿才懂事,她不会认出他,只会被吓坏。  他被两个持木棒的人押着走过那个大伙房时,一只大狗出现了。三年时间,它已长得那么剽悍。它毫不犹豫地冲向他,将两只前爪搭在他肩上。他不顾身后解差的喝斥,停下来,轻唤它的名字。……

【故事新编】染血的玫瑰不芬芳

【故事新编】染血的玫瑰不芬芳

  1  李璐是电影公司的普通演员,自从一周前因为拍戏过程中出现的小小意外受伤后,一直闲在家中休养。身为警察的丈夫方明原本说好了请几天假在家好好照料她,但是偏偏方明这阵子又接手了一桩有关盗卖文物的团伙性犯罪案件,几乎不分黑白地在外面侦查抓捕,很少能回家看看她。李璐为此郁闷极了。  这天傍晚,李璐躺在床上正望着天花板发呆时,忽然听到有笃笃的敲门声……

【故事新编】短篇小说:阴差阳错

【故事新编】短篇小说:阴差阳错

  张先生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四,出生於1948年5月8日,今年照理应是66周岁,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可身份证、户口簿与事实却大相径庭。出生时间一栏竞赫然标明“1942年5月8日”。  这样,张先生不仅比两个姐姐“胜出”,而且比出生於1944年的哥哥还大出两岁,荒唐到实际上的弟弟“后来居上”,经过不知什么环节上的“阴差阳错”,居然变成了法律上认可的“……

【故事新编】短篇小说:李替桃僵

【故事新编】短篇小说:李替桃僵

  “饶总在吗?”小王边推门、边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是王聪,请问在什么地方面试?”  “噢!我就是,”只见一个55岁开外带着金丝眼睛的秃顶矮胖男人站起来,慢悠悠地把茸毛毕现的赘肉肥手,从老板桌上的笔记本的键盘挪开,然后,从身旁的热水器里倒了一杯纯净水,满脸堆笑地指着旁边的真皮三人沙发说:“面试不急,先请座,先请座,欢迎你加盟我们公司。”  小王……

【故事新编】第一百零八次对不起

【故事新编】第一百零八次对不起

  木风静静地看着我很久很久才慢慢的说:“洛秋水,你实在是一个不错的女人,你美丽温柔,更不可多得的是拥有一颗善良正直的心。”  我不懂他为何会突然这么夸我,我很得意。如果你被一个很帅的男人夸赞,你是不是也会很得意。但是,我当然要矜持,我可不能因为一顶高帽得意忘形。  我微笑,淡淡地道:“你真这么认为?可惜你看错了,我其实一点都不温柔,温柔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