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木屋里的女人

【都市言情】木屋里的女人

镇上突然来了一户人家。谁也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从事何种职业。他们租住在一幢破败的小木屋里,木屋已很久无人居住。他们打扫木屋的那一天,整个小镇都散发出一股阴湿、腐烂的霉味。  这户人家是在夜暮时分来到镇上的。当时,镇上大部分人家正围在火炉旁吃晚饭,他们首先听到三轮摩托车嘎的刹车声,而后是搬运东西磕磕碰碰的声音,热热闹闹地响了一阵,然后是短促的一声“……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二十一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某一天,变种生物博物馆千呼万唤始出来,在人们对变异动物还没有失去兴趣的时候就竣工了。变种生物博物馆的建设一贯是行政大楼风范,就是:豪华,气派。比起那些贫民窟来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  变种生物博物馆被修建了在小城仅有的一小块空地上,为此还曾经造就了十几户钉子户的产生,不过钉子户最终还是被消灭了。  变种生物博物馆开馆的那……

【都市言情】天使没有时间流泪

【都市言情】天使没有时间流泪

  今天是国际护士节,又是“五一二”汶川大地震七周年。推发此文,以示纪念。  ——题记  一  1910前,一位名叫南丁格尔的英国护士与世长辞。两年后,为纪念这位对人类护理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伟大女性,国际护士会将5月12日定为国际护士节!  然而,2008年的5月12日,突如其来的汶川大地震却把这个节日变成了中国白衣天使的灾难日!最典型的……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二十二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长胡子乞丐被抓去后就成了被研究的牺牲品,科学家们对他剖膛挖肺,还割开了他的肌肉做仔细研究,然而科学家除了在他的体内发现某些致命的化学物质外一无所获。不久后,就宣布长胡子乞丐为了人类的科学实验而牺牲了。然而科学家们一致认为:长胡子乞丐是被那些致命的化学物质夺取了生命。  科学家们大约是正确的,那学化学物质不光夺取了长胡子乞丐的命……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八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八章

  第八章  当我回到小城以后,首先就想到了丝丝,其次就想到了吴明。我不知道他在昨晚的“战役”中怎么样了,假如他真的成了停尸房的“展览品”,那么我一定愧疚得要死。  我想,假如吴明还安好的话他一定“藏”在家里,因为他是一个不喜欢出门的人,尤其没有我在身边的时候——简直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将到吴明家的时候就老远地听见……

【都市言情】爱情光阴里的惊悚阴谋

【都市言情】爱情光阴里的惊悚阴谋

  (一)  面对着那张已经失去了青春光泽的脸,白小川的心里透着一丝凉。这种凉像秋天里下的一场雨打在身上的感觉。泛黄的松弛的皮肤,不再细腻的双手以及略微臃肿的身材。此刻在白小川的眼里隐隐透出的是厌恶。他的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个年轻貌美,身姿绰约,媚眼如丝的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叫兰小桑。  谢樱平静的看着白小川:“这辈子你休想和我离婚,你想和那狐狸精厮……

【都市言情】失落的婚姻

【都市言情】失落的婚姻

  李师傅原有一个三口之家,由于长期夫妻分居, 天各一方,心悬两头, 谈不上美满幸福。  爱人对牛郎织女的生活逐渐厌倦,夫妻感情日趋淡薄,加上第三者插足,危机加深,婚姻终于走到分崩离析的边缘。  爱人首先向李师傅发难,提起离婚诉讼,但开庭又无故缺席。因女方为原告,结果不了了之,地方法院最后作撤诉结案。  李师傅考虑自已年纪大, 再婚难度大于上……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十八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小男人的突然死亡并没有给小城带来多大的风波,人们依然忙忙碌碌或者自娱自乐地生活着,即使长着两个脑袋的老鼠的出现也丝毫没能将小城人民的这种稳定精神打破。  小城人民相信奇迹的存在,就像相信某一天飞机爆炸后会掉下来一箱箱的钱一样。然而并不是所以人都静待奇迹的出现,其中一个人就从长着两个脑袋的老鼠身上发现了商机。  那个人原本是个杀……

【都市言情】我是你命中注定的劫

【都市言情】我是你命中注定的劫

  【1】  唐秋缠打开房门的一霎那,她稍微楞了片刻。往日的这个时间,陆天野已经做好了饭菜正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她回来。可是今天怎么回事?房子里黑漆漆的一片,莫非他还没回来?唐秋缠“啪”的一声打开客厅的灯,她楞住了。陆天野正软弱无力的靠在沙发上,眼睛呆滞般的瞪着天花板出神。  “天野,怎么了?想什么呢?”唐秋缠边脱外套边关切的问陆田野。半天不……

【都市言情】我的柔情你不懂

【都市言情】我的柔情你不懂

【1】    她拥抱着我,炙热的体温我分不清是她的爱还是狂热。她悄声问:“墨轩,你爱我吗?”  我无奈的看着她深邃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期盼。  “是的,我爱你。熠桐。”她热烈的吻着我,可她不知道此刻,我心中的酸楚。  “你爱我吗?”她不知道这个问题她问了我N遍了。我该怎么回答她。  难道每次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她说。“熠桐,我不爱你,一点都不爱!”  她该……

【都市言情】亲情无价似有价

【都市言情】亲情无价似有价

60岁挂零的张艺冬遇到了我这个老上届同学,热情之余,便向我诉说了这样的事情,他憋屈了数日之久的不悦心情,一股脑的抖落出来,他说向我说出来后,这心里好受多啦。  他舒服了,我听了却不舒服,他的亲家和兄弟利用他们的亲情关系,为其争面子长脸面的事情,真不是个滋味。我也有同感,真为老同学遇到的事情叹息,叹息这死要面子的事情还得做下去,因为这是亲情的延续。……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十六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晚上,我独自趴在窗台上望着小城的夜色。  当小城工业化以后就似乎变了一个模样,原本还算冷清的小城恍然间变得十分热闹,工业区的灯光从晚点到亮,照亮了整个小城的夜空。如今夜晚的大街小巷穿梭着各色人物,不排除正在执勤的便衣警察,他们几乎认为只要是角落就必定会嗖地出现一具尸体,然后他们便会顺藤摸瓜,从这具尸体上发现一件惊天命案,最有可能……

【都市言情】爱不能丢

【都市言情】爱不能丢

  老变婆会吃小孩,尤其大人不在的时候。而偏偏她们的父母重男轻女,这天,父母要去赶街子。父母在赶街子前交代两姐妹说:“如果我们赶街子不回来,晚上你们就在家门口对着大山喊‘金山老外公,银山老外婆,我爹我妈不在家,请婆婆来看家。’外婆就会来照顾你们。”  第二天,爸爸妈妈赶街子去了,姐妹俩一直等到天要黑了,都不见爸爸妈妈回来,只有对着大山喊,姐姐还提……

【都市言情】亲爱的,那只是一场梦

【都市言情】亲爱的,那只是一场梦

  【一】  安雪儿还记得让莫北第一次叫她婶婶的时候的样子。莫北不屑的表情,语言中带有较重的戏谑的成分对她说:“你的年龄还没我大,凭什么叫你婶婶?如果不是看在乔安的份上,我会让你叫我声哥哥的!”说完大笑了起来。安雪儿透过屏幕看着莫北毫无顾忌的笑容,忽然觉得有些恼。  “小子,竟敢在婶婶面前如此放肆!”  “婶婶?哈哈,你还真以为自己是长辈?安……

【都市言情】奶奶翻身记

【都市言情】奶奶翻身记

  我叫孙百惠,和大官庄的林爱虎结婚已经两个多月了,因此,和街坊四邻的乡亲们也渐渐地熟悉起来。有一天,我去邻居家串门,有位外号叫“快嘴”的二大娘在和我聊天时,突然问我:“你见过你的奶奶吗?”,把我问了一愣。我不解得问:“二大娘,你都把我问糊涂了。自从我和爱虎订婚到现在,从来没有人给我提起过,我哪里来的奶奶呀!”  “是吗?”二大娘瞅着我问。  ……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二十四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夜渐深了,小城的天空又变得电闪雷鸣,似乎一场倾盆大雨即将落下。  因为预示着一场大雨的来临,所以在街上游荡的人都躲到家里去了。自从上上次我们决斗,有人被雷劈死以后便很少有人敢在这样电闪雷鸣的乌云下行走。  我从街上走过,死一般寂静的空气到处弥漫着。有的人家还把灯都关了,几乎肯定闪电会窜到他家的屋子里,然后将他家所以用电的东西……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十七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二天,小城被昨夜的惊魂一战弄得沸沸扬扬,《城关镇日报》头条便登出:黑社会斗殴血洒城关大道。正文如下:  据张三报道,昨晚八点十五分在城关大道上发生了城关镇有史以来的最大斗殴事件。据目击者称,当时斗殴人数大约有两百人,创城关镇群殴人数新高。其中有一条狗在斗殴中无辜受害,派出所正在寻找狗主人,以确定是否状告斗殴者故意伤害;其间还有……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九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九章

  第九章  小城的秋季比起其他的地区来总是提前的,当电视里的景色还充满盛夏的味道的时候,小城的气候已经阴冷下来了,到处的树木花草都渐渐地凋败,枯萎。关于这样的现象,小城的先辈们是有过研究的,他们的解释是:小城的周围都是高山,高山仿佛是把小城和外界隔绝起来,所以小城的气候便和外界的不同。这样的解释也并不是人人都赞同的,我们的地理老师就认为这样的解……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四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四章

  第四章  我和吴明在草丛里躲了很长一段时间,几乎已经是七八点过,那时小城已经完全被黑夜笼罩了,只有城中央的点点灯火还绽放着光芒,光芒似乎想要与上空的黑暗一较高低,努力冲破出去。  吴明继续在草丛里躲了会儿,确认吴明爸已经睡了之后才各自回家去了。吴明说我对这段路不太熟悉,所以送我一段。在路上他问我伤势怎么样了,我说不疼了,只是有点胀的感觉,他……

【都市言情】一个拥抱

【都市言情】一个拥抱

  一  那天,天气很好,晴朗的下午。日影刚刚西斜了一点。身穿紧身牛仔裤和黑色羽绒服的 梅子,走进了驾校的大门。因为是第一次来,只知道教练的电话,根本就没见过面,于是梅子拨打了教练的电话。  “喂!你是哪位?”是很有磁性的男低音。  梅子一时有点口吃,思考着怎么回答,“我是,那个那个小芬的同学……”  “哦,你往里走吧,最里边的训练场。”……

【都市言情】你是我此生不念的情人

【都市言情】你是我此生不念的情人

  一叩一铉,一句一伤,霓裳作舞化成蝶,与君眠。  莫失莫忘,此生不忘,待君归来之兮,便是妾离之年。  凉生凉忆,不念过往,梦一场他城下作画,舞一曲风华绝代,博君一笑。  〖壹〗 初见。  仍记得相遇的初刻,始于冬雪。  当时,正一场新雪下过,积雪压弯了梅花枝,冻结了多少朵鲜艳的花。  远见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披着红色裘风下着珍珠白湖绉裙……

【都市言情】那一场为爱追逐的游戏

【都市言情】那一场为爱追逐的游戏

  人生若只 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 ——– 题记【1】纯妮  曾经固执的认为,如果有一天顾怜背板了念安,也许我就有了机会。念安就会属于我。可是,当顾怜以生命证明了她的清白后,我自以为是的认为就成了泡沫。 我从来不信有所谓的一见钟情,也从未想过我有天会爱上一个有婚姻的男人,他的身上却有一种特 别的味道让我迷恋……

【都市言情】戒指

【都市言情】戒指

  雨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灰蒙蒙的色调把整个空间都暗淡的没有一丝生色。透过那扇窗子,已经看不见江水里的航灯,路上的车子也一样懒洋洋的走着,好像一切都被这场雨给催了眠,时间缓慢的仿佛快要静止一般,被雨水还有空气中的泥味,青草味给层层的阻隔,似乎对这种一步一停的分秒很是享受。享受的让人身心都灰一般沉醉。是啊,都三天了。  伴随着我从丹东的火车站走出,……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十四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我出院的时候,阿大阿二不知道那里弄来了两根大竹杠和一把木制的椅子,他们将它一绑就成为可以供一个人坐的四人抬的大轿。阿大让我坐在上面,然而将我从病房里抬出来。出了房门就是一段很长的阶梯,轿子就在过阶梯的时候一闪一闪的,我十分害怕这个该死的轿子再次将我送进医院里,然而幸好终于没有事。  出了医院,阿二就跟在轿子的身后放起了鞭炮,噼噼……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二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二章

  第二章  我的日子就像广大人民群众的收入一样总是一成不变,每天早晨起来总得刷两分钟的牙以及煎几个鸡蛋。  自从老妈离开以后,我大概就充当了家里的保姆,我包办了几乎所有的家务。  “常叔”在这里度过了一夜,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警察到家里来把他拉走,要是这样的话我一定高兴极了,我就不用多煎那么多鸡蛋了。  “常叔”是个大胃口的人,他起来的时候……

【都市言情】给你一场最好的婚礼

【都市言情】给你一场最好的婚礼

像我这样的穷人,最害怕的一般就是两件事,一是涨房租,二是朋友结婚。  涨房租就算了,一年涨一回,算一算还是付得起,大不了拍拍屁股,换个地方住。  相比之下,朋友结婚就比较可怕,因为要给红包。  关系好的朋友,通常会笑笑,说给个毛,不用给。但是人家可以不要,我总不好意思摆一张狗脸去吃饭。  尤其是像我这么纯洁的人。  有一次一个富二代朋友结……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

  序章  我所在的地方是个县城,在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它就已经是个小城了,可在我打娘胎出来以后它依然是个小城。这种小并不是一般的小,按照老妈的说法它只有一个巴掌那么大——当然并不是如来的巴掌,孙悟空一个筋斗也飞不过去。对此,老妈做了一个还算形象的比喻,她说:“假如长胡子乞丐身上掉下来一个虱子,纵身一跳就可以跳到县城对面的山坡上去。”  虽然这是……

【都市言情】租个老婆回家过年

【都市言情】租个老婆回家过年

  下雪喽!  这是春节前夕下的第一场雪。  此时,建筑工地上沸腾了。工人们有的稀稀拉拉地哼起了山歌儿;有的攥着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有的摇头晃脑地跳起了舞蹈。  豆粒大的雪珠子纷纷扬扬地溅射下来,击在兵的脸上,冷飕飕的。兵望着飘舞的雪花,禁不住打了一声唿哨,就地打起了滚,嘴角上挂上了一丝笑。  要回家了。兵的心里燃起了一团火。  兵的手机……

【都市言情】精致的礼品盒

【都市言情】精致的礼品盒

  他姓高,公司里的人都叫他为高总顾问,也有一些人称他为高培训师。不过,他只要往讲台上一站,第一句话就是:“平时见面时就叫我‘高总’好了,‘顾问’两个字就不要喊了,‘培训师’更不要叫,挺不顺口。”时间久了,大家也听烦了,干脆齐声高喊:“高总好!”堵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往下说。  他人长得特别矮,将头与脚拼凑在一起,从头量,量到鞋底为止,总共也就1……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五章

【都市言情】沦落的青春:第五章

  第五章  当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迟到了,闹钟早已在桌子上跳了半天,但是我对此一点感觉也没有,睡得就像吃了迷药的一样。  我还没穿好衣服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当出了大门时我才发觉脸还没有洗,但这一切都顾不上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学校里,想必这样的速度是除了昨晚以外都从不能见到的。  当时学校已经上课了,到处都可以听见读文言文和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