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文章】陶醉在凄美动人的歌声里

爱情文章 admin 4个月前 (01-01) 6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大概是在一个月之前,大学同学微信群里看到某短视频平台上,一个叫“洋仔”的流浪歌手十分投入地在上海某大排档边给人唱《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这首歌,男孩纯情的学生打扮,弯腰闭眼倾情演绎着,歌声凄美动人、让我热泪盈眶,也赚取了现场人感动的眼泪。听者纷纷表示“比原唱好听多了”,这首歌似冬日里的一把火,迅速燃烧起来。

  据说这首歌已然在各大音乐榜单冲顶,被网友用“一夜爆红”来形容。它确实有横空出世之感,一出现立即横扫大江南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你还没反应过来,突然间就发现街头巷尾,广场舞曲,商店背景音乐……都齐刷刷变成这首歌。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是一首爱情歌曲,写的是一个关于牧羊人与养蜂女的爱情故事:以草原为家的牧羊人,与一个追逐着花开花落驼队驮着蜂箱的养峰女相爱的故事。在茫茫戈壁,两个同样漂泊的人在草原野花盛开的季节相遇。善良的牧羊人觉得女人丧夫又带着两个孩子不容易,经常送一些牛奶过来;而养蜂女也会把香甜的蜂蜜放到牧羊人的毡房门口,一来二往,两颗漂泊的心渐渐互生爱意。

  时间从来就不会为谁而停留。花落了,草黄了。养蜂女选择了默默地离开,牧羊人却在枯黄的草原选择了等待。可他,等来的却是养蜂女嫁人的消息。养蜂女虽然爱上了这个开朗善良、乐于助人的男人,正是因为爱,她不想拖累这个男人。一个凄风苦雨的夜里倔强地带着孩子,赶着驼队悄悄离开了男孩。歌词是:

  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山谷的风它陪着我哭泣。

  你的驼铃声仿佛还在我耳边响起,告诉我你曾来过这里。

  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你唱的歌却让我一醉不起。

  我愿意陪你翻过雪山穿越戈壁,可你不辞而别还断绝了所有的消息。

  心上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他们说你嫁到了伊犁。

  是不是因为那里有美丽的那拉提,还是那里的杏花。

  才能酿出你要的甜蜜,毡房外又有驼铃声声响起。

  我知道那一定不是你,再没人能唱出像你那样动人的歌曲。

  再没有一个美丽的姑娘让我难忘记,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

  你唱的歌却让我一醉不起,我愿意陪你翻过雪山穿越戈壁。

  可你不辞而别还断绝了所有的消息,心上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

  他们说你嫁到了伊犁,是不是因为那里有美丽的那拉提。

  还是那里的杏花,才能酿出你要的甜蜜。

  毡房外又有驼铃声声响起,我知道那一定不是你。

  再没人能唱出像你那样动人的歌曲,再没有一个美丽的姑娘让我难忘记。

  心上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他们说你嫁到了伊犁。

  是不是因为那里有美丽的那拉提,还是那里的杏花。

  才能酿出你要的甜蜜,毡房外又有驼铃声声响起。

  我知道那一定不是你,再没人能唱出像你那样动人的歌曲。

  再没有一个美丽的姑娘让我难忘记。

  歌词好美!歌词具有诗歌的特点,押韵使歌曲更加优美。这个歌,押的韵比较好:你、泣、起、里、己、壁、息、犁、提、蜜、记,都押i 韵。为了表达感情,出现了重字。合辙押韵是为了歌词优美动听,但也不能拘泥于韵。当然,这些也无伤大雅。歌词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动静结合,立体可感,色彩缤纷,清晰可视,似乎伸手能及的隽永画卷——夜晚下着雨,山风在耳边呼啸,渐渐远去的驼铃声……自酿的酒,洁白的雪,戈壁茫茫,澄澈的可可托海,美丽的那拉提,还有那草原、羊群,鲜花、蜜蜂、毡房和蜂箱……

  那悦耳、清新而唯美的旋律,发乎情、震于耳。歌词主要是对心上人离开牧羊人后的哭诉,等待、还是等待。歌曲唱法是按照1-2-3层次的唱法,从“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告诉我你曾来过这里”前四句,在整首歌中,只开首唱了一次,之后从“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再没有一个美丽的姑娘让我难忘记”往返唱了2次;第3次最后一段,是从“心上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再没有一个美丽的姑娘让我难忘记”形成了1-2-3的层次,比较复杂的唱法。这种唱法,符合哭诉的特点,往返往复,给人一种絮叨痴情的感觉。

  这些都是歌曲创作者的苦心安排。其歌曲的唱法具有《诗经》遗风;歌词属于自由体诗,长短句不一的特点。将歌者和听众带入一种共鸣、入迷与忘我的境地。把逝去的爱恋表达得无奈、心酸、心痛,爱而不得,却难生恨意。音乐节律扣人心弦,歌词动人心魄,歌声撩人心魂。

  随着歌声仿佛眼前徐徐展开了一幅新疆至真至纯的自然美画卷,其北部阿勒泰地区富蕴县的可可托海,又让人联想到牛羊成群在广袤的草原上尽情地沐浴阳光、挂满雾凇的白桦林,白雪覆盖的小村庄,被积雪堆成蘑菇的小木屋,额尔齐斯大峡谷、三号矿坑、伊雷木湖、百花草场。……这里不仅风景吸引游客,也是放牧、养蜂的好地方。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这首歌是由王琪作词、作曲并演唱的一首歌。前天我在网上视频中领略了他的深情演唱,再一次触动了敏感的神经,陶醉在凄美歌声中不能自拔。音乐史学家安勃罗斯认为:“音乐是心灵状态下最伟大的绘画。”是啊,音乐以它特殊的力量和准确性揭示造型艺术难以达到的最隐秘的情感、委婉的感性和不可捉摸的流动着的情绪。音乐可以治病疗伤,可以怡心养人。

  2020年12月17日于上海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喜欢 (0)
[361009623@qq.com]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