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我和女儿

亲情文章 admin 2周前 (06-21) 1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1990年7月1日,那天不仅是党的69岁生日,还是足球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日。

晚上10点多,我夫人说肚子疼了。那时,我妻子已怀孕10个月了,到预产期。

我知道她随时都会生。 可我比赛正看得起劲呢,便随口说了“坚持一下,这场比赛一结束,我们就去医院”,

“可能等不了,我一阵一阵疼得厉害”。听这话,我知道要生产了,马虎不得。

我立马关了电视,冲出家门上三楼找周医生。

周医生是一位同事的夫人,刚从县城调过来,住在我直上面,也是个大肚子,比我们小两个月。

周医生马上跟我到我家,她简单地检查了一下我夫人的情况,

对我们说“赶快去医院吧,羊水破了”。

听了这话,我马上下楼,冲出去找我的一个哥们,这时外面小雨朦胧。

这个哥们是我们单位的电工,东北人,不但手艺高,且为人耿直豪爽,关键是人还帅,在单位混得可好了,上到单位领导,下到我们这些小兄弟,他都一视同仁,玩得来的,无论是公事私事,啥时候他都一喊就到;玩不来的,什么事都按照程序办。所以,他在单位大大小小的事都能搞定。

我早就请哥们帮忙向单位借一辆车,到时候送妻子去妇幼保健院。那个时候可不像现在车多。

虽说我们单位是副厅级单位,但只有两部小车,一部红旗,一部伏尔加。

单位规定,职工遇到特殊事情,可以向单位申请用车。

说要提前申请预定,但这车少人多事多,怎么排也是有讲究的。

反正这哥们拍着胸口答应我,“兄弟放心,我保证弟媳随时能用上车”。

哥们家住单位西门口,我住在筒子楼,离西门得有一里路。

我找到他家时候,他说别急,你立即去东门家属区找曹师傅。

那个时候通信很不方便,西门到东门得有一公里路程。我找到曹师傅家时,曹师傅已经上床睡觉。听说后他二话不说,立刻穿上衣服去南门车库开车,我回家收拾要带的东西。

不到10分钟,车就到了楼下,我们上车后行驶到西门,我又去请在妇幼保健院的一位护士朋友,一同去医院。

幼保健院离我们单位不远,大约10分钟路程。很快就到了医院,在护士朋友的帮助下,妻子很快进入产房,我就在门外的楼梯口焦急等着。

这时候,又来了一位产妇,姓啥都忘记了,是市钢铁厂的。

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我和另一位产妇的丈夫在焦急等着,产房里不时传出产妇的喊叫声,后来就演变成了哭喊声,一声接着一声。

听这一声音,我感觉得不是我妻子,因为我妻子很内敛,决不会这样哭天喊地。

过一会,里面的声音小了。我们俩就坐在楼梯的台阶上,一根一根的抽着烟。我平时不抽烟,那夜我抽了三包阿诗玛。

大约凌晨三点多时,产房里又传出哭喊声。

我们一下子冲到门口,紧张得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地别里面的声音,猜测里面的情况。

“哇”的一声,里面终于传出婴儿的啼哭声,我们俩不约而同的对视一下,露出了骄傲笑容。

一会,里面传来脚步声。

嘀嗒嘀嗒,由远而近,我的心都到喉咙口了。

轻轻的门开了,一位护士探出头。

“男孩,母子平安”,“谁家的?”我急切地问到。

“***家的,伢子父亲可以回家了“

“那我们家的呢?”

“早呢,慢慢等着”

护士说完关上门走了。

“别急,一定没事的。我先回去了,准备准备月里用的东西。”说完,那个男人走了。

我一个人站在楼梯上望着窗外,零星的灯光下,雨就像有人在天上向下沷水,地上早已积水成

河了,雨粒打在水上,沾起大的水泡,在风力下奔跑着。

雨一夜未停,我一夜未眠。

大约早晨七点,产房门开了。我急忙迎上去。

“生了,7斤2两。 ”

“女孩?” 我接着话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真准,母女平安”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我做爸爸。

女儿,我们父子的缘份从现在开始了。不,10个月前就开始了。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喜欢 (0)
[361009623@qq.com]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