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院里的桃又甜了

故事新编 admin 7个月前 (01-01) 7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一

  十一岁的叶青认为自己是恨那女人的,不是因为那女人暗黄的皮皱巴巴地耷拉在骨头上,没有大肚弥勒的慈眉善目;不是因为那女人把瓜果饼干藏起来,发霉了也不给叶青吃;也不是因为叶青和表弟打架时,那女人只把她这一小只拎到院里罚站;而是因为那女人害叶青父母离异,害她没了家。难道不该恨她吗?该的。叶青攥紧小小的拳头,纵使那女人是她的爸爸的妈妈。

  她从小便学会了计较,搬走前还不忘把落在那女人屋里的小板凳拿走,出门前还被门槛拌了一跤。那女人立在院里的桃树下,气得战战巍巍,骂她良心被狗吃了,“就跟着你妈学吧,烂德性。”叶青也不甘示弱,沉着脸走过她,还赌气把院门重重砸关上。嘭,解气。

  在叶青更小些时候,那女人常唠叨叶青是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可叶青一点印象也没有。母亲说那女人胡说八道,叶青小时候那女人抱也没抱一下,而父亲总是沉默。因此,当那女人再重提时,叶青不搭理她,惹烦了还反驳几句。后来,那女人再也不提了。你看,她骗不了人自觉无趣就撤了。

  母亲要去城里打工,把叶青丢回了给她父亲。虽然又住回了那个院子,但她没有同那女人说过话,那女人也只当没看到她。叶青烦躁时就跑到院子里,对那株桃树一阵拳打脚踢,她知道那女人格外呵护这株数。那女人找不到能说话的人,就每天坐在树下的摇椅上,摇着摇着,太阳就摇没了。叶青也曾躲在屋里偷听过,然而含含糊糊听不清,觉得那女人是故意戏弄自己,对她的讨厌又重了几分。

  日子没有消遣,叶青蹲在院角数蚂蚁,自言自语。一个人蜷在地上睡着了,再醒来时,她被抱到了床上。父亲整天在外面忙,没空回来。从此,叶青再也不去院里玩了,躲在屋里看书,她少有的乐趣也被那女人剥夺了。

  小考时,叶青考得很好,可以去城里读中学。当时,那女人在城里住在叔叔家,照看堂弟读书。叶青不理解爸爸怎么想的,偏要她去求那女人,带她住到叔叔家,有个照应。那女人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叶青杵在院子,眼睛死死剜着桃树根,就是不开口。父亲急了,一脚踹了上去。她没站稳,整个身子轻飘飘朝树扑去。

  事后,那一脚,换来了读书的住处。

  二

  叔叔婶婶都要工作,常不在家。堂弟还小,上幼儿园。叶青很拗口地叫着那女人奶奶,那女人瞟了她几眼,愣愣地答应。

  南方的冬日没有暖气,屋里屋外都一样冷。叶青红着耳朵跑进门时,那女人正在回风炉上烤土豆片。一个个土豆被切成半厘米厚的片,放在闭着的火盖上,用火温温熟。土豆暖暖的香味窜到冷空气中,甜甜的。叶青咽下不争气的唾沫,想悄悄溜回房间。那女人叫住她,“学了一天,外面又冷,饿得快。过来吃土豆。”极少有人对她那么温情,更何况是她恨的那女人。叶青眼睛冷热交加,被辣椒面呛得咳嗽。

  这天放学,叶青没有立即回去。同学们都说汉堡好吃,她囤了一周零花钱,忐忑地跑到肯德基店里买了个汉堡,迅速捂到书包里,抱着书包飞奔回家,担心汉堡凉了。又不敢跑太快,怕跑起来的风吹到汉堡。一路上,叶青小跑几步,又停下来快走,反反复复不敢出错,比考试还认真。进门时,见叔叔婶婶还没回来,松了口气。掏出书包里的汉堡,有些压扁了,怪她太激动了。那女人从厨房里突然走出来,吓了她一跳,结结巴巴说,“奶,奶,这个,是汉堡,你吃。”叶青将汉堡塞进那女人手里,就一溜烟逃回屋子,脸上烧的火辣辣的。

  心静不下来,作业老是写错,叶青索性趴在桌上,幻想着奶奶的反应,汉堡好吃吗?她舔舔嘴唇,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大厅。奶奶在洗菜,难道吃完了?转身看到小堂弟正在咬着那个汉堡,怒火刷地烧到额顶。她给她的,她凭什么给他。叶青怒冲冲地走到堂弟跟前一把夺过汉堡,把他推倒在地上。哇,堂弟瞬间就炸哭了。那女人急匆匆出来,见状,抬手就给了叶青一巴掌。叶青瞪向那女人,见她轻声细语地哄堂弟,拔腿跑了出去。

  冬日的严寒还未褪去,叶青迎着冷呼呼的风跑了两个小时,跑到了镇里的家。推开院门,爸爸不在。她转悠了一圈,搬出那女人常坐的摇椅,也躺在桃树下摇摇晃晃。泪水摇了出来,光秃秃的树干丑疼了眼。

  最终,叶青被醉酒的父亲打了一顿后又送了回去。

  之后的时光,叶青不断变着法子耍小性子,故意惹那女人生气。那女人向她示好没用,叶青还是用刺刺她,又开始对她骂骂咧咧。那时,叶青觉得她们俩上辈子一定是谁欠谁了,这一世才会不依不饶,互相讨债。

  三

  任性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中考前一个月,那女人忽然跑到叶青学校找她,说她与婶婶吵架了,再也不管堂弟了,受不了这个气。叶青直勾勾盯着那女人平日松弛的眼皮鼓了起来,心里莫名被撞了一下,蒙蒙地疼。她抱着这女人,不顾这是在教室门外,跟着一起掉泪。“我们都不住了,不受他们的气。”叶青朦胧地意识到血缘古怪的存在,见这女人委屈,她会难过。

  母亲为了照看叶青中考,从外地回来,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叶青复习得头晕脑胀,母亲一边剥蒜一边朝她愤愤不平,“你以为你奶奶真的与你婶婶吵架了?她又搬回去照顾你堂弟了。这节骨眼上把你撵出来,就想让你考不好。你还不争气点,考好给她们看。”本子被划出道来,绕了一圈,就把她绕了出来。她还天真地心疼那女人,可笑。

  叶青不负母亲所望,考入了市重点高中。高中住校,她很少会老家,多时父亲和母亲过来看望。高考前,那女人又找来她学校。真是似曾相识,她又像搞什么花样?那女人神神秘秘地把她叫到一旁,从兜里掏出个红布包,取出跟红线要系到叶青手腕上,“这是我找大师求来的,能保佑你高考考好。”过道传来几声同学的轻哧,叶青羞红了脸,硬生生挣脱开来,“我不迷信。”难堪地跑回教室。

  透过窗户,叶青对着那女人蹒跚的背影,望了许久。

  历来每个高考都是阴雨蒙蒙的,高考完,母亲羞怯地告诉女儿,她和父亲复婚了。叶青半晌才回应母亲,“哦。”“你高考这两天,你奶奶在祖先的坟前烧了两天的纸。过些天,你回老家看看她吧。”母亲很少对那女人善意的,看来,对于她与父亲复婚之事,那女人有帮忙。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喜欢 (0)
[361009623@qq.com]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