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小说】木瓜树下的我们:第三章

现代小说 admin 2个月前 (01-01) 2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第三章:少年时光远

  我猴子一样飞快地蹿下小楼梯,跑到外间,我揉着睡眼看到母亲正在收拾煤火盘,昨夜雨已经停了,屋外的大水盆又接满了明亮的无根水。我傻傻的问了一句,妈,南苼呢,他去哪儿了。

  母亲轻轻地说,你爸爸和外公外婆刚刚送他回家呢。

  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衣服也来不及穿,披着一头杂草就往南巷子赶。

  肖家大门外聚集了很多花果园村里看热闹的人,父亲与爷爷的所做的决定诚然是徒劳的,肖北岑根本听不进别人任何的言辞,村里有见地的老人说的话他根本全当多管闲事多吃狗屁一样过滤,父子相见,分外眼红。

  南苼规规矩矩地站在他父亲面前,缩着脖子,恳请肖北岑的原谅,肖北岑却问起他另外一件事,说是他枕头底下的120块钱不见,是不是南苼偷的。

  南苼如实回答,肖北岑一副不打你就不招的表情,转身去解桃屋门的扁担。

  “南苼,你快跑啊!”我顾不得有父亲在场,使出最大的声音喊南苼。

  南苼被打怕了,吓得腿发软,拔腿就拼命地跑,肖北岑喝得酒气熏天跟在后面追,手里的烂砖石头一个接着一个砸想那远去的身影。

  快跑快跑,有狗追你;快跑快跑,我家狗跑的真快。有刚从山上放牛回来的孩子在马路上边笑边喊。谁还能扭转肖北岑对南苼的嫌恶和咒骂呢。

  南苼,自此离开了南巷子,离开了花果园,离开了黔西南。而父亲、母亲,再没有提起南苼,整个花果园的人,都当他死了,和小丢的表姐凡洛霓一样被大水冲走了。

  只有我六年级的班主任李辰音老师,一直向我打听南苼的去向,问我南苼回来了没有,南苼在哪里读书,南苼他爸还打他吗。老师说,南苼成绩那么好,他不应该逃课的应该多读书的。他长大了一定会考上好的大学报答他的父母的。

  我跟老师解释,说,老师,南苼的妈妈早就跟别人走了,南苼的爸爸从来就不打算让他读书考大学。都是我爷爷逼着他才让男生上小学的。还有老师,南苼从来不想逃课,是他爸带回来的那个叫女的给他爸爸生了个儿子,她总是折磨南苼,不让他放学和同学玩,还把他的书包藏起来,让他背很重的粪和土豆,做完家务活才让他做作业,南苼受不了才离家出走的。

  老师连连说,我知道我知道了,南苼是个很怪的孩子啊,如果他是我的孩子就好了。、我苦苦地笑了一下,老师你一直都对他很好,不让他交学费,给他买资料书,帮他垫学杂费,有很多同学背地里都说您偏心呢,我替南苼谢谢您。说完我捂着滚热的眼眶逃开了老师的办公室。

  那天,我走带回家的路上,放声大哭。庞大海和小丢都不敢开口安慰我,只怕刚开口,我哭得更伤心了。

  父亲坐未然叔叔的车出车祸了,这个惊天的消息震惊了爷爷奶奶。

  我看着家中来来往往的人群和上次到父亲生日聚会上的人少了许多。

  母亲含泪说,父亲成名时,有记者采访他,他说了一句座右铭:雕刻是一件尊贵圣洁的大事,他一生只可能站着跪着雕刻,绝不坐着。这就代表言出必行的父亲不会再雕刻了。

  可是父亲除了雕刻什么都不会啊,我着急了。

  看着父亲日渐消瘦的面容。不会的,母亲一边打理柴房的木屑,一边固执地说,有艺术残疾学院的校长已经送了应聘书给父亲,让父亲前去任职呢。

  夜里,母亲与父亲分房而睡。母亲不敢靠近脾气渐渐薄凉的父亲,只叫我端着饭去给父亲吃,可是父亲从来不吃,他只是看着屋里堆放日用品发呆,眼睛里全是忧伤。我战战兢兢的走出父亲的卧室,蹑手蹑脚地关上木门。从门缝里看见父亲紧缩眉头坐在敞开的窗前,微微仰头,手指扣在膝盖上,安安静静的像是睡熟了一样,好像站在了伤心崖边缘的斑羚,什么事情也不能吵醒他把灵魂交给飞过生命的彩虹。那彩虹,不是雨后的希望,是沙漠里的海市蜃楼,是地震后摧毁大地的安宁与绝望。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母亲。母亲难过地推开房间的门,蹙着眉头红了眼眶,说,父亲病了。

  父亲,病了?

  我傻愣愣地跑进门,歪着头半跪在父亲的轮椅前,然后哭着去找周公梦里的爷爷奶奶。怎么办,怎么办,我爸爸生病了。我眼泪鼻涕一起流,抓着奶奶家的房门平明敲打,重复着说,爷爷奶奶,我爸爸病了,呜呜呜。

  爷爷奶奶醒后,连隔壁院子里庞大海的奶奶夜起看见我家明晃晃的路灯也到我家好说歹说劝住了悲伤欲绝的母亲,急急忙忙到莫耳丢家他爸,他爸正在打麻将,赢了几十块钱,兴奋之下听说我爸爸病了,吓了一跳,连忙回家开门找三轮车送我爸爸进蜗牛小镇看医生。

  父亲病好以后,很少说话,不再闲暇时洗我杂草样的头发,也不再笑了。

  我和庞大海都不敢再下田里摸田螺了。我怕生性善良的父亲生气让我放生。而庞大海却是因为快过年了,他爸妈前几天刚回家,来年春天他就要转学了,他心情不好,上课也无精打采的。有一天还神经兮兮的把他收集了好几年、已经写完笔墨的一大把圆珠笔的笔芯送给了我,说是以后留着无聊的时候把笔芯一段放火里烤烤,用来吹气球玩。

  这样幼稚的游戏我经常玩,但父亲教导我要勤俭节约,打小起默写《出师表》就让我用钢笔写字,说节约笔墨。如此,我吹气球笔芯的都是在学校扫地或者是放学路上捡的。

  庞大海因此嘲笑了我好久,说我爸就是个泥菩萨。每次我做作业,他都故意在我旁边唱“拾稻穗的小姑娘”,把我气得追着他满校园的跑。他跑的像火车一样飞快,笔芯掉一地,我贼呵呵的跟在他屁股后面边捡边笑。结果好心不得好报,庞大海这个小气鬼居然把我手里“捡的”抢走了,一只也不留给我,为此我们俩好几横眉眉冷,跟仇人似的吵嘴。

  冬天来了,我穿着母亲织的毛线布鞋去找莫耳丢玩丢沙包,他奶奶拖着一把竹扫帚,正在锈迹斑斑的大门前扫着污水和冰屑。准备迎接新春。

  灰尘飞进我的鼻子,我掩着嘴巴护着水汽,眼睛酸酸的疼。

  庞大海的爸妈刚卖了三里外的田地,带着他进城做生意去了。

  我失落地走回家里,爷爷在煤火前烤肉包子也提不起我听故事的兴趣。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喜欢 (0)
[361009623@qq.com]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