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小说】萤火虫的梦:第八章

现代小说 admin 9个月前 (01-01) 6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第八章》

  第二天下午,当陈瑜醒来时,忽然发现身边坐着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女人,出神地望着李小山。

  “对不起,我太困了……”

  “没事,看你睡得正熟,没敢惊动你。”女人笑笑说,“我叫方晴,是李泰的朋友,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他头部受到剧烈撞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陈瑜说着,眼里又溢满泪水。

  “昨天下午我还跟他通话了呢,邀他晚上一起吃饭,他说有位重要的客人要陪,没想到……”方晴伤感地摇了摇头。

  “对了,李泰讲的重要客人,应该是你吧,你是陈瑜,还是乔一?应该是陈瑜,对,肯定是陈瑜。”方晴似乎是自言自语,“李泰说,他生命中有几个重要的女人,一个是让他至死不渝的女友乔一,一个是同母异父的姐姐李小林,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姐姐陈瑜,而李小林去世了,你一定是陈瑜了,你和李泰的眼睛很相似。”方晴直率地盯着陈瑜。

  陈瑜被“同母异父”和“同父异母”两个词弄得发懵:“你什么意思?”

  “乔一是让李泰付出真感情的人;李小林虽然生命短暂,却一直激励他对梦想锲而不舍地追求;而你,不仅在生活中给了他很多的物质帮助,在学习上工作中还给了他正确的引领,都是他念念不忘的女人啊。”很显然,方晴根本没有明白陈瑜的意思所指。

  陈瑜盯着眼前这个直率的女人,敏感地意识到,她和李小山的关系非同一般,虽然她长得很标致,但是浑身透着一种主人的气质,不是陈瑜所喜欢的那种人。她不明白,李小山怎么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但是,她看得出,对于李小山,方晴十分了解,也非常在意。

  或许是这种“在意”,让她们很快走进了对方,彼此撤下了心理防线,方晴不知不觉讲起了她和李小山的故事。

  当年李小山从医院中出走,他漫无目的地搭上了一列南去的火车,任由它载着自己奔驰。在一个清冷的午夜,他被赶下车,怀揣着七十元钱开始了自己的漂泊生活。为了生存,他先后当过送奶员、装卸工、服务员,然而这些工作的报酬只能满足他自己的生活,而他的家庭欠下太多的债,需要他一一去偿还,这让李小山感到焦躁。

  终于,他看准了市内一个门面,咬牙租下来开了一个小店,做起了家乡的一样小吃。其实在生意场上,李小山是个外行,他只知道每天把小店打理得干干净净,每天笑迎每一位顾客,靠着薄利多销的原则,竟然将生意做的出奇得红火。半年下来,他有了六七千元的结余,李小山看到了生活的希望,甚至憧憬着将生意做大些,快速还完欠款。或许,那时候,他还能迎娶到乔一。

  然而,李小山忘记了自己是个只身在外的漂泊者,在生意场上需要竞争,需要靠山。在生意中别太贪心,如果你抢走了别人的顾客,就可能招来祸患了。一个朋友暗示他。可李小山单纯地认为,我靠自己的双手吃饭,不坑不拐,谁能把我怎么着?于是,他把店面扩大,开了个连锁店。

  李小山的生意来了,而厄运也跟着来了。连锁店开了两个月,就有几个顾客隔三差五找茬儿,李小山忍气吞声,每次好言好语好酒好菜地伺候着,希望慢慢感化他们。他哪里想到,这几个鸡蛋里挑骨头的顾客,实际上是被人雇来警告自己的,可是李小山不开窍,还格外用心地经营着自己的店面。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李小山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准备关门时,忽然听到店后一声巨响,慌忙去看。不料刚走到店后,就被两个蒙面人一下子逮住,他们飞快地捂住李小山的嘴和眼睛。当李小山缓过神来的时候,已被捆好塞到一辆车的后备箱里。

  顿时,恐惧笼罩了李小山,他拼命挣扎,使劲呼喊,但发现都是徒劳。他不明白,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开始还单纯地以为他们弄错了,幻想着怎样争取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无辜。

  终于,车停了,他被拽出来,还没等他喘口气,接着就是一阵棒打脚踢。蒙面人边打边骂:“小子,也不打听打听这是谁的地盘,还跟大哥抢生意,呸!告诉你,这只是警告,如果再让我们看到你的店面开张,一定废了你!……”蒙面人打完了,扔下几句狠话,割断捆绑李小山的绳子,一忽儿不见了。

  李小山忍着痛使劲挣扎,总算腾出手来,摘掉眼罩和堵在嘴里的破布,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密林里,四周寂静漆黑一片,感到十分阴森恐怖。他想哭,但不敢出声;想动,觉得全身都在疼。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老天爷,为什么这样对我?李小山一遍又一遍地叩问,树林里除了沙沙的树叶声和咕噜咕噜的几声鸟鸣,无人作答。

  姐姐小林的死、沈冰的伤残、母亲的自杀、和乔一的分手一幕幕涌现出来,让李小山觉得自己的出生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才生出这么多悲剧来。如果是这样,还让我活着干吗?想到这一层,他什么都不怕了,放开嗓子狂笑,他恨不得自己的笑声能把鬼怪或野兽招来,好结束自己的痛苦。然而,几阵风声过后,树林里只有寂静。

  一行行黏黏的液体从他脸上、身上滑下,他知道自己在流血。他恨刚才的蒙面人为什么不再狠点儿,利索点儿,让他快点儿结束生命。怎么办?他思索着终结自己生命的方式,尽可能利落点儿,少点儿痛苦。对,他身边有绳子。他挣扎着坐起来,借着一棵树努力站起来,不料左腿一阵钻心的痛,让他一屁股又坐下去,他使劲抱着左腿,等待这次阵痛落潮。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积蓄力量站起来了,摸索着找到两棵树,努力将一端打好结,又蹦跳着来到另一棵树下,将绳子牢牢系住。他靠在树上歇息了一会儿:“娘,姐,我们马上就要见面了,等我!”

  当李小山将绳子套上脖子的一刹那,前面突然飞过一只萤火虫,耳边又飘过一首熟悉的歌:“萤火虫萤火虫慢慢飞,夏夜里夏夜里风轻吹,怕黑的孩子安心睡吧,让萤火虫给你一点光。燃烧小小的身影在夜晚,为夜路的旅人照亮方向,短暂的生命努力的发光,让黑暗的世界充满希望……”

  姐姐小林痛苦的声音又在耳边回响:“小山子,我好怕,好怕医生给我做脊髓穿刺!痛,钻心的痛,我真不想治病了。可是,我又是多么想站在讲台上,带孩子们读诗、写字、唱歌呀!所以,我咬牙忍着、忍着,可现在治了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我的病还不好啊?……有时候我想,如果给我一年,不,一个月,哪怕是一天,让我实现自己的教师梦,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李小山犹豫了,他扔下绳子,倚着树干坐下来。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喜欢 (0)
[361009623@qq.com]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